中国零售业开放是否过度之辩:本土零售该何去何从

北京商报   2011-11-28 09:25
核心提示:零售业是对外资开放最早并最为彻底的行业。从国内首家中外合资百货——燕莎友谊商城成立,我国零售业开放已有19年时间。对于老百姓而言,我们享受到了开架售货、商品种类激增的便利。对于企业而言,外资零售的身影从一线城市纵伸到县级城市。在“与狼共舞”中,本土零售企业一边学以自强,一边与外资争食全国市场。入世十年,中外零售企业战况如何?关系着渠道流通控制权的中国本土零售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编者按:任何一项制度安排都是红利和机会成本共生的“双刃剑”,入世亦不例外。毫无疑问,入世成就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同时也让我们思考,在这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变得更具竞争力了吗?“入世红利”是否增加了经济转型的阻力?中国企业家是否藉此具备了“契约精神和规则意识”?中国经济“过度开放”还是“开放不足”?为此,本报特别策划了《激辩入世十年》,将不同甚至是针锋相对的观点引入辩论,惟愿如刀锋一样的观点能够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多有裨益。正如蔡元培所说,多歧为贵,不取苟同。

  零售业是对外资开放最早并最为彻底的行业。从国内首家中外合资百货——燕莎友谊商城(需求面积:60000-80000平方米、已进驻1家购物中心、今年计划开1家)成立,我国零售业开放已有19年时间。对于老百姓而言,我们享受到了开架售货、商品种类激增的便利。对于企业而言,外资零售的身影从一线城市纵伸到县级城市。在“与狼共舞”中,本土零售企业一边学以自强,一边与外资争食全国市场。入世十年,中外零售企业战况如何?关系着渠道流通控制权的中国本土零售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关键词:营销模式

  外资零售给我们带来了新的业态和消费方式,他们凭借雄厚的资金实力、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在中国市场开疆拓土,本土企业则在竞争中不断“取经”。十年来,本土企业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还是抄近道仅仅学到了皮毛?

  正方

  “国际化水平显著提高”

  洪涛:外资进入中国市场,让国内零售企业可以近距离学习到企业运营和管理经验,国际化水平得到显著提高。国内零售企业并没有像当初担心的那样被外资零售企业吃掉,而是已形成国美、苏宁、百联等千亿规模的大型零售企业。

  裴亮:在开放的过程中,本土零售企业通过业态上的模仿,在前端促销、物流技术等方面学了很多有益的经验,但本土企业坚持区域化发展战略,低成本、低投入、快速形成规模的特点比较突出,这一方面不同于外资。这是本土企业应该坚持的、很成功的经验。

  祖国丹:如今,中国入世已经十年,非但没有一家外资零售商能够一家独大,相反,国内零售企业还通过不断学习新鲜理念,形成了多家规模空前的大型零售企业。不过,这不意味着国内零售企业已经将外资零售商先进的经营理念都学到手了。目前,国内零售企业还有一些方面有待提升,国内企业在一些零售业态上还有短板。

  反方

  “只学到皮毛应该反思”

  陈立平:零售业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放开尤其是入世这十年,前五年是膜拜,现在基本是模仿阶段。

  国内零售企业从店面形式、盈利模式等方面基本是模仿欧美国家的过程。目前零售企业以入场费为核心的盈利模式是从欧美企业学习的,联营模式则是从日本学习的。

  零售业的重点没有放在经营上,而是入场费。商品的精选技术、运转技术欠缺,企业盈利不是靠商品周转赚取的。应该看到,国内零售企业在模仿过程中也有创新,如农超对接、联营制等方面都是零售企业在摸索中的创新。现在国内零售企业开始从模仿走向自立。

  裴亮:现在本土企业的运营效率与外资差距比较大,这有自身投入不足的问题,只学到表面,这是企业要反思的;另一方面本土企业与外资起点不同,融资能力、融资环境等方面有差距,制约了其长期投入获得后续发展。这也是比较突出的。

  关键词:渠道控制

  21世纪的商业竞争是渠道之争。外资零售巨头站稳国内一线市场后,开始布局二三线城市,国外品牌也被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奉为座上宾,当百姓对外资趋之若鹜之时,我们的流通渠道和商品是否已开始过多依赖外资企业,渠道终端的力量对比是否会危及到整个产业链?

  正方

  “任何外资都不可能占领全国市场”

  黄国雄:引入外资必须要考虑哪些地方有承受能力、购买力,而不是集中在某一地区盲目发展。虽然在入世十年过程中确实有一批零售企业经不起冲击倒闭了,但这与企业自身有一定关系,现在有一批企业已经成长和发展起来了。并且,中国市场是中国人的市场,不要担心外资进入会占领国内零售市场。中国市场的承载量大,任何外资都不可能占领全国市场。

  洪涛:过去十年,我国引用外资并不多。2000年-2010年11年来,批发市场与零售业引进外资39051个,占全国项目总数的10.6%。但是累计使用外资金额267.4亿美元,占全国利用外资总额的3.4%。引进外资项目数虽然占10.6%,但实际利用外资占比较低。从企业角度看,没有哪一家外资可以控制中国的零售渠道,它的地位和作用难以与本土的特大型企业比较。

  商业对外开放已经有19年,即将出台的国内贸易发展与规划仍然坚持改革和开放。开放并没有到头,今后的改革会坚持“放而有度,管而不死”的政策,选择资金、技术、管理、区域等领域开放。对外资要改变过去超国民待遇,要进行国民待遇管理。对沃尔玛、家乐福等采取了系列严格规制和管理,过去把它当客人,现在把它当自家人。只是加强管理,而不是歧视。

  反方

  “渠道有被外资控制的隐忧”

  吴坚忠:零售业开放是否过度不好下定论,但是内外资零售企业的力量对比显而易见。连锁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整合和并购,就会涉及到企业的资金和管理实力的较量,以区域发展为主的本土零售企业无法与外资相比。

  零售企业关系着渠道流通,如果外资通过并购控制流通渠道,再反过来控制消费品行业的话,就应引起注意。

  裴亮:在一些重要领域,外资的扩张速度和形成规模会更加强势,本土企业会进一步萎缩,比如大型综合超市、便利店以及服装零售渠道,这些与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以大众类综合服装零售为例,此前鳄鱼等发展较好的品牌已被ZARA、H&M、优衣库等外资品牌取而代之。很多本土服装品牌在与外资品牌的竞争中明显处于劣势,这需要相关部门具有前瞻性地关注这一问题。但是,外资不会形成垄断。因为外资之间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也比较激烈,同时本土企业形成了一定的区域优势,外资在各大区域不可能形成垄断地位。

  陈立平:以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来衡量外资的占比是不科学的。应该更关注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大卖场、便利店等业态,在这些业态中外资的占比是很大的。

  关键词:公平竞争

  面对汹涌而至的外资零售业,我们是应该让零售市场更加市场化,还是适当引导本土企业的发展?

  正方

  “有针对性地扶持本土企业”

  洪涛:在未来五年甚至十年,我国将培养零售额超过2000亿元的特大型零售企业。

  裴亮:扶持本土大型零售企业发展,可以改善流通效率。本土零售企业在融资渠道上不是很有利,短期融资比较少。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本土企业的资金实力难以与外资相比,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本土企业的发展。

  黄国雄:我国商业以中小企业为基础,同时扶持大型企业发展,但是要关注社区、微小商业的发展。

  目前我国消费层次明显分开,不同业态的服务人群不同,分工各有不同。大型商场不能代替小企业在城乡中的作用。

  反方

  “应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裴亮:在零售业开放的政策层面,外资的超国民待遇问题值得反省。

  陈立平:我们更应该考虑为企业提供公平的外部竞争环境。地方政府为了政绩在引入外资时给予超国民待遇,而地产开发商为了缩短养商期,也倾向于与外资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商业地产商主导了网点和业态的配备,导致部分地区商业网点竞争过度,而一些地区却存在商业盲点,居民无法享受到商业网点的便利性。

  商业规划或政策监管缺失是零售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毕竟商业具有很强的社会和城市功能。在商业规划中,政府更应该做好裁判员的角色,确保公平竞争,业态合理布局。

  对话嘉宾

  黄国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裴   亮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秘书长

  洪   涛  商务部市场运行调控专家

  陈立平  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营销系主任

  吴坚忠  物美集团董事长

  祖国丹  首商股份总经理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本文转载来自:北京商报,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