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信军:复星没有“逃离中国” 投资海外为“做多中国”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3-11-18 09:16
核心提示:梁信军也据此驳斥将复星加大海外投资视为“看空中国”的观点,他强调说,复星的海外投资都是聚焦于那些未来30%至50%收入会源自中国的公司,所以复星不仅没有“逃离中国”,反而是在坚定地“做多中国”。

  梁信军频繁“布道”

  2013年末,繁忙如梁信军者,频繁出入于各种演讲场所,如同一个积极的“布道者”——他说自己以前从未有过如此迫切的愿望,将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信心以及复星的海外投资逻辑与外界分享。

  梁信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这是因为他听到太多外界对中国经济增长和中国制造业的担忧,他怕这会对投资者造成误导。他频繁演讲,就是要让投资者看到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听到他对投资者所担忧风险的分析。

  梁信军说,他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前景的认识,在今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和真切”。他花很多时间认真研究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筹备以及自贸区的各项改革,得出的结论是,今年11月很可能是一个重要的牛熊转折点。虽然不会立马出现暴涨,但中国股市以及中国经济增长,都会由此进入长期牛市。

  但是,复星为什么又频频把巨资投向海外?在2013年,复星集团的海外投资步伐明显加快,迄今为止已宣布达成5笔大单投资总额超过10亿美元。其中10月18日宣布的最近一笔投资最为引人注目,复星国际以7.25亿美元从摩根大通手中买入美国纽约曼哈顿下城区地标建筑物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这意味着复星开始上马大项目,并将海外投资扩展到房地产领域。复星集团CEO梁信军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总结,复星今年海外投资的规模上去了,投资品种也在增加,从奢侈品、体验式消费,扩展到医疗、金融、物业等领域,但他强调复星海外投资的逻辑不变,始终紧扣“受益于中国成长”这一核心投资理念。

  复星的海外投资逻辑,也来源于梁信军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驱动力从制造业出口转向内需消费的判断,这里面最关键的一个变化在于: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快速增长,未来将形成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级群体,中产阶级消费升级以及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变化带来的投资机会至关重要。

  梁信军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首次披露了复星对于“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投资理念的最新“理论升级”:在2012年,复星还将中国经济增长动力归纳为“消费升级”,而在今年进一步将这个概念明确为“中国中产阶级消费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并将此作为复星海外投资并购的核心评估指标。

  “没有库存”的中国新中产

  梁信军说,目前外界对中国制造业的担忧没错,中国制造业的确面临资源、环保瓶颈,成本不断上升,“但并不能以此推断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会出现大问题啊”。

  他认为,那些看空中国经济的人,没有能够预见到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核心驱动力将由制造转为消费,对这一增长动力变迁缺乏远见。

  梁信军说,最近几个月他越来越坚定地认识到,未来中国将拥有全世界最大的中产阶级,他们的消费将为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强劲动力。这一判断目前在复星内部已经形成共识,在2012年,复星还将中国经济增长动力归纳为“消费升级”,而在今年就进一步将这个概念明确为“中产阶级消费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并将此作为复星海外投资并购的核心评估指标。梁信军说他非常希望将此观点与投资界分享,让大家都能把握住这一战略机遇,毕竟“复星每年一般只做5到10笔大的投资并购”,不会担心这一“独门绝技”流传出去会影响复星业务。

  由于复星近年来在国内外进行投资所涉及的行业非常广泛,外界常用“多元化”一词来形容复星的投资策略,但梁信军不以为然,他强调说,复星的投资策略实际上高度聚焦于“中产阶级消费升级”,近年来在医疗、养老、旅游、酒店、高端消费品等领域的投资都与“中产阶级密切相关”。

  未来5到8年,中国中产阶级数量就能够达到全球第一,有研究机构预测中国中产阶级占全球比率将很快超过22%,在2030年达到38%。梁信军相信,中国中产阶级数量至少可以达到全球20%至30%,“有九成把握”可以达到这个水平。中国与中产阶级相关行业的消费总量,也将随之达到全球市场的20%到30%,而这就意味着巨大商机。

  梁信军明确指出,未来中产阶级的消费增长在三大领域最为明显。第一是个人金融服务领域,因为中产阶级的理财需求增长很快;第二是体验式消费领域,中产阶级在拥有物质财富之余,还会追求一些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生理和心理的体验式消费,这对旅游、文化、医疗行业的增长促进会很大;第三是高端消费品领域。梁信军特别强调中产阶级在这一领域的巨大消费潜力,因为中国的中产阶级大多数都是新进入这个阶层,在高端消费品领域“没有库存”都是从零开始,所以消费能力比欧美中产阶级高很多。

  海外投资就是为了“做多中国”

  复星近年来投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希腊时尚配饰品牌Folli Follie其实都是从“中国消费升级”这一逻辑出发,并已经取得丰厚回报。

  梁信军说,体验式消费本来就发源于欧美海外市场,而目前欧美资产价格相对较低正是投资良机。这些体验式消费产品,在欧美成熟市场上已经处于相对过剩状态,边际增长率非常低,但这恰恰是中国市场上所紧缺的产品,所以目前可以投资这类资产,并将其引入中国分享中产阶级消费增长的红利。

  梁信军也据此驳斥将复星加大海外投资视为“看空中国”的观点,他强调说,复星的海外投资都是聚焦于那些未来30%至50%收入会源自中国的公司,所以复星不仅没有“逃离中国”,反而是在坚定地“做多中国”。

  梁信军说,未来30年中国经济不可能一直维持高速增长,现在提前配置海外资产,首先有利于提高资产安全,其次话说回来,投资那些能够获益于中国消费增长的海外资产,实际上仍然是在投资中国。

  而相对于国内动辄8到12倍的PE估值,欧美同类资产目前的PE普遍只有4到5倍,资产价格比国内要便宜。一些中国企业因为缺乏海外投资的能力和经验而担心风险不敢出海,梁信军的建议是尽早“试水”,复星也是用了三四年时间,才形成系统化进行海外投资的能力。

  梁信军也提醒中国投资者,在进行资产配置的时候要超越一些旧有的所谓“常识”,不要只偏爱物理意义上可见的房产,未来应该配置一些能够获益于中产阶级消费增长的服务业、体验式消费、金融业资产。

  未来海外配置300亿到400亿

  梁信军介绍说,复星目前调整资产配置,首先在增量上,就是要加大投资那些与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变化息息相关的产业,主要包括个人金融服务业、体验式消费和中高端消费。

  目前复星金融资产的配置在300亿元左右,在体验式消费、中产阶级消费升级相关领域的配置也有300亿到400亿元。这两类投资中也都包含了一些海外资产。

  而复星的海外资产单列出来,目前也有100亿元左右的投资,复星未来的投资目标是300亿到400亿元。

  在加大海外投资的同时,复星也不可避免地需要对旧有的一些存量投资进行调整。

  梁信军说,复星在决策对某个投资项目的进退取舍之时依据三个标准,首先看复星出面,能否对该企业该行业带来改善空间;其次要看市场上是否有对该项目的替代性投资机会,不投它还能投谁? 第三,项目是否还存在提高附加值的空间。

  如果这三个标准都不符合,复星就会放弃或退出一些项目。不过梁信军也补充强调,复星在进行投资时绝不做“高买低卖”的傻事,绝不会在某个行业处于低谷的时候低价出售相关资产。

  具体而言,梁信军认为未来4到6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会出现一个爆炸性增长的机会,钢铁、水泥等行业也会随之增长。所以至少在未来4到6年内,复星不会放弃钢铁领域资产。目前复星总资产在1700多亿元,其中钢铁仅占20%到30%,梁信军认为资产调整的空间还很大,目前主要优先考虑其余70%到80%资产的调整。

  在增量方面,梁信军表示复星将继续超配那些有望受益于中国消费增长的海外资产,从目前的100亿增加到三四百亿元。

  其次,复星还将继续增加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投资,实际上复星从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行动,希望将投资额在目前46亿元基础上再增加一两百亿。

  第三在金融领域,复星还将继续增持保险类资产,复星作为投资型企业,希望资金的成本尽可能低,所以会继续加强对保险类资产的投入。况且现在保险类很多资产的PE小于等于1,现在都是按照净资产价格买入。保险未来也是复星的核心业务之一,支撑未来的盈利模式。梁信军认为,增持保险资产是很好的战略投资,也是很好的战术机遇。复星的金融业资产目前有两三百亿,可以继续加强。

  在进行海外投资之时,复星决不会因为价格便宜而盲目出手。梁信军说,在市场机制下,价格便宜的资产后面往往隐含着更大的风险。为了避免风险,复星做投资首先非常重视尽职调查,尽可能地获取资产信息。第二,复星会认真评估,“中国动力”能够为海外资产带来多少附加价值,复星本身的资源能够为海外资产带来哪些附加价值。

  前瞻制造业迁移布局南亚拉美

  梁信军说:全球资产配置,一方面可以考虑受益于中国消费增长,另一方面要考虑,全球制造业未来将向何处转移。历史上制造业从欧美转移到日韩,再转移到中国大陆,梁信军认为未来全球制造业将转向南亚和拉美两大区域,所以印度、印尼、越南、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在未来都可能成为全球制造业转移的新目的地。

  从消费和服务业升级的角度,复星重视对欧美日的投资。从制造业转型转移的角度来看,复星在提前考虑对南亚和南美地区的投资。

  复星从今年开始非常重视南亚,今年特地设置印度事业部,已有一个专职MD(董事总经理)负责。梁信军解释说这是在为投资南亚做人力资源上的提前布局,因为从下定决心做海外投资,到真正具备做海外投资的能力,这其中就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做积累和准备。复星在从2008、2009年欧美陷入金融危机的时候,开始下定决心投资海外,2009年就从外部招揽了仲雷和钱建农两人作为MD,而正式启动海外投资是从2010年才开始的。

  2009年正是复星国际化战略起步时期,钱建农加盟复星旅游及商业集团并任总裁。钱曾长期在德国留学和工作,并在国内外多家零售企业任职。复星最早的两个国际化项目,入股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和收购希腊珠宝品牌Folli Follie,都是由钱建农主导完成。仲雷则是今年复星入股美国高端女装品牌ST.JOHN、意大利顶级男装品牌Caruso的操盘手。

  复星今年特地设置南亚事业部,提前为七八年、十年之后中国制造业的产能转移做好准备,这也是复星从全球资源配置的角度,为旗下的制造业选择最有比较优势的位置进行转移。

  梁信军说,复星将以全球化竞争的标准来重新衡量集团旧有的存量资产,将集团各个产业都同全球竞争对手进行对标,对于存在相对劣势的,复星将考虑通过与行业内全球领先企业进行合作等方式来提高竞争力,如果判断某个领域已经很难在全球性竞争中取胜,复星也会选择退出。

  梁信军感慨道,中国的造船、钢铁、矿冶、金融等行业的公司,不能继续将眼光局限于国内市场格局,一定要尽快考虑企业的全球竞争力。

  复星经过前几年海外投资练兵,今年开始投资规模上了一个台阶。梁信军说:在国际化和全球投资方面,今年有胆气说可以做规模大一点的海外投资,因为过去3年内复星已经做了太多的尝试,现在才敢于做大,因为现在团队能力够了,对海外市场的认知够了,项目积累也够了,可以十里挑一选最合适的去投资。

  复星今年10月宣布与柯兹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在海南三亚合作开发亚特兰蒂斯酒店,投资规模就超过了10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复星与美国峰堡投资集团(Fortress)合作的首个养生地产项目还处于试验阶段规模较小,但梁信军表示“一旦试验成熟之后投资的数量和规模都会迅速增加”。

  海外投资优先基金路线

  据梁信军介绍,复星厌恶增加风险,在2010年底就确定走基金投资路线。当发现一个投资机会的时候,复星自己只需出10%到25%的自有资金,其余股本金都来自基金里面的LP(有限合伙人),然后再去利用其它金融杠杆进行投资。复星现在每年有30到50亿的税后利润,自由现金流可能就只有20亿到50亿。如果采用基金模式的话,就能做总规模达到100亿到200亿的基金。而如果光靠自己负债来经营,即便负债50%,也只能做到40亿到100亿的规模。

  所以复星在2010年年底就想清楚了要走基金路线,2011年成立基金也做出相应的牺牲,就不能继续再做直接投资,“否则基金里的LP会质疑说,你是不是把最好的项目自己做直投,其余的项目才会给基金?”

  这种模式也有利于复星的负债率逐渐下降。复星现在每年负债率下降1%左右,考虑到1700亿的总资产,负债降低的幅度也不小。

  复星海外投资用美元基金,国内投资用人民币基金。复星在国内外投资都非常强调找到合适伙伴进行合作,合作不一定局限于联合投资,也可以联合运营,“我们既与凯雷、保德信合作,也同Fortress、柯兹纳合作。在海外不单要找资本合作方,还要找技术合作方和运营合作方,这是非常重要的。”

  梁信军介绍,在海外并购的分工方面,复星集团、子公司与复星-保德信基金之间确立了优先采纳美元基金平台的原则。

  首先复星确定了以基金为主的投资平台,PE投资方面只能通过人民币或美元基金操作。

  第二,复星在金融、TMT、装备、钢铁、石油等领域自己本身已经有几十亿上百亿资产,这些行业的主管如果发现好的投资项目和机会,也不能做直接投资,还是需要通过基金的平台来投,所以基金的项目来源比较多。

  第三,医疗方面因为上市公司复星医药的关系,复星集团向A股股民作过承诺,只要是控股类医药公司和医疗领域复星都不能搞同业竞争,以确保复星医药获得独家的投资机会。但梁信军也强调,在国际上发展的时候,复星集团与复星医药是可以合作进行投资的,例如对以色列阿尔玛(Alma)激光项目的收购就是合作完成的,当复星医药没有进行国际化投资并购能力的时候,复星集团是可以鼎力相助的。

  在海外地产投资方面,复星目前还没有房地产海外美元基金,所以子公司目前还可以投地产项目,但未来一旦建立房地产美元基金,也会将投资渠道集中起来。

  迈步保险投资集团

  复星未来希望成为一个以保险为核心的投资集团,为了适应这个方向,复星在投资产品的结构上也进行了微调,增加了很多投资产品。保险业比较偏爱PE投资,但复星目前的PE投资规模还很小。

  地产也是保险偏爱的资产之一,这也是复星今年10月份7.25亿美元买入纽约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的原因之一。为了增加对保险资金的匹配度,复星最近几年就开始增加对房地产投入,光是针对纽约地产项目,复星的两个MD已经在美国呆了一年半进行考察。

  保险还喜欢流动性比较高的PIPE(私人股权投资上市公司股份),这是监管部门要求的。复星7年时间在PIPE上投资了35个项目总共27.4亿美元,内部收益率(IRR)高达39%傲视群雄。

  目前复星的PIPE大部分投资于海外股票,其中又以投资海外中概股为主。一方面因为复星希望所投资股票的主营收入来自中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复星对中概股研究比较透彻,况且海外中概股的资产价格要比国内上市公司低很多。

  梁信军表示,未来复星为了向保险投资集团的角色转变,在资产配置上将更加多元化,PE、房地产、PIPE、固定收益、债券都要投。但他再次强调“万变不离其宗,还是价值投资为核心”。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本文转载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