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一坚因土地补偿款被再次约谈 金花帝国命运扑朔迷离

长江商报   2015-11-30 11:06
核心提示:据多名接近金花集团的业内人士介绍,虽然吴一坚名声很盛,但其企业发展一直处于资金饥渴状态。据调查,在金花集团最困难时期,吴一坚还因企业负债过多而一度被限制出境。

  土地补偿款“摊销”被指粉饰业绩,金花股份去年净利大降32%或为扶持世纪金花(需求面积:10000-20000平方米、今年计划开2家)

  对于55岁的“陕西前首富”吴一坚而言,今年的11月注定难熬。尽管金花股份未对外披露,但公司“对土地及其他综合补偿款核算不规范”、“关联方及关联交易披露不完整”两大问题,还是随着陕西证监局的一则监管措施公告而“浮出水面”。

  “土地补偿属于非经营性收益,一次性入账,但改变了科目,有可能就会改头换面成经营收益,分期入账,从而粉饰业绩刺激股价”。11月26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就陕西证监局所发现的问题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调查还发现,金花国际大酒店与西安世纪金花珠江时代广场之间的可谓是“兄弟单位”,同为金花投资间接控股企业,但金花股份在2014年报、2015年半年报财务报表附注中未披露上述关联方关系及交易。

  11月25日,长江证券一位分析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不管是土地补偿款核算,还是信披不完整,都有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而在11月19日,吴一坚被免去陕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失去政治光环后,吴一坚之后的金花帝国命运将更加扑朔迷离。

  摊销迷局千万土地补偿款被指分期入账

  根据陕西证监局官网公示,金花股份2013年7月曾收到西安市大兴路地区未央区域城市综合改造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支付的关于公司原大兴路厂区土地及其他综合补偿款。然而,公司将其中部分款项作为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并分年予以摊销,依据并不充分,进而影响了公司2014年报财务报表的准确性。

  “财务问题一般有两种,第一种是科目入账不合准则,属于技术性错误;第二种就是有意改变科目入账,修改当期收入和利润,属于蓄意性错误。”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土地补偿属于非经营性收益,一次性入账,但改变了科目,有可能就会改头换面成经营收益,分期入账,从而粉饰业绩刺激股价。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金花股份2014年年报发现,在递延收益一项中,大庆制药厂拆迁补偿款被列入政府补助中,总金额为930.5万元。

  早在2008年,金花股份就公告称,根据西安市人民政府《关于大兴路地区城市综合改造项目拆迁工作的通告》,公司金花制药厂生产二部位于的西安市大兴路地区城市综合改造项目已被列入西安市“十一五”规划重大建设项目之一,该区域内的单位和住户均需按要求进行拆迁。

  其中,生产二部占地面积2.46万平方米,拥有厂房及办公楼等建筑物1.8万平方米,该部前身为原西安大庆制药厂,始建于1965年,1999年被金花股份收购。

  长江商报记者计算发现,如果按照赔偿总额看,金花股份让出的生产二部地价就显得有些“便宜”,土地均价为377.8元/平方米。

  就在此地不远处,同样是西安市大兴路地区未央区域城市综合改造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协调项目,一宗国有划拨工业用地土地单位面积地价为591元/平方米,高出金花股份生产二部近一倍。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根据2009年9月20日陕西华地房地产估价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一份《未央区朱宏路2号一宗国有划拨工业用地土地使用权市场价格评估》显示,西安市未央区朱宏路2号评估土地总面积24213.49平方米,单位面积地价591元/平方米(折合39.43万元/亩)。

  土地“贱卖”后,而今补偿款也被“摊销”,吴一坚的金花帝国出现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利益输送扶持世纪金花关联链条隐现

  伴随着“核算不规范”,金花股份关联交易未信披问题也“浮出水面”。

  陕西证监局监管公告同时指出,金花股份全资子公司金花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曾向上市公司关联方西安世纪金花珠江时代广场购物有限公司提供保洁服务。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金花国际大酒店与西安世纪金花珠江时代广场之间可谓是“兄弟单位”。

  工商资料显示,金花国际大酒店属于金花股份的全资子公司,而金花股份的控股股东则为金花投资控股集团,目前直接持有金花股份15.72%股权,世纪金花股份有限公司则是金花股份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其9.83%股权。

  另一方西安世纪金花珠江时代广场的控股股东则是陕西世纪金花高新购物中心,后者的控股股东则是金花投资控股集团。

  同为金花投资间接控股企业,但公司在2014年年报、2015年半年报财务报表附注中未披露上述关联方关系及交易。

  针对上述事实,陕西证监局认定金花股份已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并已要求金花股份董事长吴一坚在11月20日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到陕西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

  11月24至26日,长江商报记者多方联系到金花集团宣传部部长高勇,但其婉拒了记者的采访,金花国际大酒店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对向世纪金花提供保洁工作并不知情。  

  金花国际大酒店对世纪金花究竟是无偿服务,还是低价服务,一时成谜。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金花股份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共实现净利润3095.08万元,同比下降32%。

  “百货业冲击比较大,世纪金花的业绩一直不行,大股东在有倾向性地扶持世纪金花。”一位熟悉金花集团的投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指出,很明显,金花股份的2014年年报存在很大漏洞,对于没有公告的关联交易部分也可能存在利益输送或虚增业绩的情况。

  有意思的是,尽管在信息披露上存在问题,但金花股份近期在二级市场却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就在监管部门发出上述决定的后两个交易日,金花股份股价连续出现涨停。

  财技惊人 几度让公司“起死回生”

  这已不是吴一坚第一次玩转财务游戏,其产业长期因资金和财务问题而备受诟病。

  早在2005年10月份,根据金花股份公告,公司在应上交所要求进行自查的过程中,发现存在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占用公司资金问题,合计6亿元。

  公告称,公司自2004年11月起,将2.85亿元以存单质押的方式为金花投资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全额银行承兑保证。该项业务已于2005年6月到期,金花投资及其关联公司未能如期归还,公司存款2.85亿元已被银行扣除。这就意味着,金花股份涉嫌虚构2.85亿元存款。

  同时,以金花股份名义借贷、由金花投资承担相关财务费用并主要由金花投资保证、以其资产抵押或第三方保证的10笔银行借款共计3.17亿元,以上占用资金合计6亿元。

  有媒体曾报道,据多名接近金花集团的业内人士介绍,虽然吴一坚名声很盛,但其企业发展一直处于资金饥渴状态。据调查,在金花集团最困难时期,吴一坚还因企业负债过多而一度被限制出境。“吴一坚本人的抗压能力非常强,也非常重视政府方面的关系和资本运作,靠着这两点,基本每次都能度过危机。”一位长期接触吴一坚的业内人士称。

  一如此前的资本运作,吴一坚通过自己的政商财技,几度让公司“起死回生”。

  “吴总常会把公司高管叫到家里吃饭,常说无论在企业职位多高,与政府打交道永远把自己当个副科就行了。”金花集团一位离职高管称。一位公司内部人士对于吴一坚的政商历程评论是:善于经营关系、财技高超。

  一个值得玩味的信息是,长江商报记者通过金花集团官方网站了解到,截至11月28日,吴一坚回到公司后就参加了七场活动并发表讲话,不过,吴一坚参与的多为公益或者创业活动,而公司业务活动,则交由金花投资集团副总裁孙圣明出席。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本文转载来自:长江商报,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