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和快时尚巨头们心病 仍无法摆脱血汗工厂阴影

纽约时报   2016-06-03 09:49

  2013年1100多起死亡事件暴露出孟加拉危险的劳动环境之后,许多公司都承诺要改善这个国家一些最贫困工人们的安全情况,H&M、沃尔玛(需求面积:8000-10000平方米、已进驻77家购物中心、今年计划开20家)和Gap这些品牌是其中最有实力的一些。

  但人权组织称,三年后的今天,这些承诺依然没有兑现,安全问题、劳工问题和其他问题在孟加拉以及其他这些全球性零售巨头们享受着廉价劳动力好处的国家依然挥之不去。

  工会及其他研究和倡导团体的联合体、亚洲最低工资联盟(the Asia Floor Wage Alliance)一系列新发布的报告披露了相关情况的新信息。这个组织称,在孟加拉,成千上万的工人们在工厂没有消防安全通道的建筑里缝制衣服。在印度尼西亚、印度及其他国家,孕妇很容易遭遇降薪和歧视。在柬埔寨,抗议要求每个月工资额外增加20美元的工人们死于枪口之下。

  相关品牌称,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推动加强劳动保护,同时大幅提高对代工工厂的监控。他们还在孟加拉许多工厂进行了大幅度的结构性修缮及消防维修。

  但就连这些零售公司自己也承认,还需要作出进一步的改善,而这也是上文提到的一系列最新报告传递的信息。工人权益倡导者们称,改善工厂条件的进展很缓慢,全球最大的一些公司依然在享受着不公平而又危险的用工做法所带来的好处。

  “厂里进行了大量的安全维修,毫无疑问大幅提高了这些工厂的安全程度。”劳工监测团体工人权益协会(Worker Rights Consortium)执行总监斯科特·诺华(Scott Nova)这样评价孟加拉的工作,“但与此同时也存在无法接受的拖延,这也是事实。”

  本周二,最低工资联盟发布了最新报告,指责沃尔玛享受着数个亚洲国家存在的强迫劳动及其他违规行为带来的好处。比如,在柬埔寨,工人们每天被要求在闷热的工厂里工作10到14个小时,生产在沃尔玛销售的产品,但却得不到清洁的饮用水,中间也得不到休息——报告称,这样的条件导致曾经出现“集体晕倒的事件”。

  报告称,拒绝或者试着为自己说话的工人就可能面临被开除的风险。

  沃尔玛在一份声明中称,它制定的供应商标准“特别处理了工作时间、工间休息、培育安全、健康的工作环境以及结社自由等问题”。这家零售公司自称在柬埔寨和孟加拉既不拥有、也不经营任何设施,但希望供应商们“在代工工厂里能够坚持这些标准”。

  最低工资联盟发布最新研究结果的时机正是下周一国际劳工大会(the International Labour Conference)在日内瓦召开的前夕。

  今年5月,这个团体还曾经发布过一份报告,详细披露了H&M供应商工厂里存在的性骚扰、低工资以及其他违规做法。最低工资联盟国际协调员安娜雅·巴塔茶姬(Anannya Bhattacharjee)也说,孟加拉工厂里的这类危险依然存在,曾经有1100多名工人在该国的拉纳广场倒塌事故中丧生,成为历史上伤亡情况最严重的工业灾难之一。

  巴塔茶姬说:“目前,我们没有看到H&M在朝着避免另一起拉纳广场事故发生的方向采取行动。”

  H&M在一份声明中称,报告中概括的挑战是一个“行业性”的问题。

  “这份报告提出了重要的事项,我们一直致力于促进在我们外包市场纺织行业工作的人们取得积极的长远发展。”这家公司称,“H&M多年来一直在积极帮助加强纺织行业工人们的条件,未来也将继续如此。”

  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工厂目前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需要以足够低廉的成本生产出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商品,这样才能在争夺外国公司生意的竞争中胜出。

  H&M去年的销售额高达250亿美元,是所谓快时尚最大的受益人之一,依靠许多国家的工厂来帮助自己快速更新向市场供应的服装。沃尔玛则是美国最大的零售商,依靠廉价的商品开创了一门庞大的生意。

  但拉纳广场倒塌事故却再次引发了关于一个问题的讨论,那就是,人们对廉价产品的胃口对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工人群体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举个例子,为了把一件T恤在美国的卖价降到5美元,到底要砍掉哪些成本?

  拉纳广场倒塌事故之后,分别由欧洲品牌和美国品牌主导的两个零售商联盟各自承诺将拿出五年时间,进行定期的巡视、修缮及其他整改措施,改善孟加拉的工作条件。

  外界普遍认为,瑞典零售公司H&M牵头的《孟加拉消防和建筑安全协议》(The Accord on Fire and Building Safety in Bangladesh)更强有力,因为协议中包含了一条具有法律效力的仲裁条款,用来解决劳动纠纷。而另外一个团体,也就是成员包括Gap和沃尔玛在内的孟加拉劳工安全联盟(the Alliance for Bangladesh Worker Safety)则没有类似的条款,无法对违规成员实施经济惩罚,也无权把他们赶出联盟。

  两个团体都自称已经取得了进展。据一位发言人尤里斯·奥登齐尔(Joris Oldenziel)称,协议覆盖的大约1600家工厂里经检查发现的10.8万个问题中,60%都已经报告或确认得到了改正。

  根据孟加拉劳工安全联盟的网站,600多家在产工厂里的问题,超过一半已经改正。联盟全国总监詹姆斯·莫里亚蒂(James F. Moriarty)称,这些让联盟的工厂“安全性大为改观”。

  但这两个零售联盟都承认,进展一直很缓慢。据《孟加拉消防和建筑安全协议》网站称,协议覆盖的工厂中,近1400项整改行动方案落后于计划。莫里亚蒂称,政治动荡以及缺乏符合资质的工程师都是导致延期的因素。

  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消防安全。联盟称,能够在一定时间里承受高温的消防逃生门在孟加拉并不普遍,需要进口。这种逃生门能够隔离火苗,把火苗和浓烟挡在楼梯间外面。当时,拉纳广场的倒塌事故发生时,离导致112名孟加拉工人丧生的塔兹雷恩制衣厂(Tazreen Fashions)大火刚刚过去几个月。

  根据最低工资联盟的数据,截至2015年,依然有接近7.9万名工人还在孟加拉没有适当消防安全通道的建筑里为H&M生产服装。

  工人权益协会的斯科特·诺华说:“把几千名工人安排在没有消防安全通道的楼里极端不负责任。”

  建筑安全只是人权组织和劳工权益倡导团体称孟加拉和其他地区必须解决的问题之一。

  举个例子,最低工资联盟针对Gap的报告就指出了这家零售商一家供应商的“血汗工厂”现在的条件,工人们经常被迫拿着贫困线水平的工资每周工作超过100个小时。

  Gap发言人劳拉·威尔金森(Laura Wilkinson)在一份声明中称,包括工人、工会组织、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在内,公司和“广泛的利益相关方”采取过合作,改善为Gap生产服装的工厂里的条件。

  她指出,这家公司的《零售商行为标准》(Code of Vendor Conduct)要求支付给工人的工资要么必须达到法定的最低工资标准,要么必须达到当地的行业标准。行为标准同时还称,“鼓励”工厂足额支付工资,以便工人们能够解决基本的需求,还能有一部分可以自由支配的收入。Gap称,公司配备了大约70名当地员工,帮助在生产Gap产品的国家执行公司的标准。

  这两个零售联盟的承诺都将在2018年到期。劳工权益倡导团体怀疑,H&M到底能不能兑现他们在2013年作出的承诺。

  纳特·苏(Nath Sou)说:“他们承诺改善我们的生活,但我们拿到的工资还是不够用,工作环境也不行。”她今年39岁,在柬埔寨金边附近一家为H&M供货的服装厂工作。

  她说她一个月能拿到140美元,还得借钱才够付房租、养家。纳特·苏说,如果加入工会或者抗议,就有可能被炒鱿鱼。

  她说:“我们看不到有谁、或者有哪家公司能够让我们生活得更好。”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本文转载来自:纽约时报,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