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应用Keep开设首家实体健身房 Keepland定位运动空间

2018年03月23日10:20 来自:好奇心日报
核心提示:北京东四环,华贸购物中心顶层,Keep在这里开了第一家线下健身房。这家名叫 Keepland的场地定位“运动空间”,而不是“健身房”。

  北京东四环,华贸购物中心顶层,Keep 在这里开了第一家线下健身房。

  位置有点隐蔽,扶梯攀上商场 4 层,从一家餐厅隔壁的消防通道穿梭而上,才能找到这家名叫 Keepland(需求面积:200-300平方米、已进驻5家购物中心、今年计划开15家) 的场地——Keep 称它是“运动空间”,而不是“健身房”。

  你会很容易将它和 Keep 联系起来 ,整个空间铺陈开大面积的灰色和白色,这是 Keep 应用的主色调。100 多平米的房间风格冷峻、光线充足,大厅里除了前台和一排座椅台阶别无他物,符合你对 Keep 应用简洁干练的印象。

  Keep 可能是最为中国互联网用户熟悉的健身应用,3 年前推出时,靠着简单明确的健身视频和课程指导,Keep 迅速笼络一批想要塑造形体但毫无经验的“健身小白”。根据 Keep 公布的数据,目前 Keep 用户总量超过 1.2 亿,“大概就是每 10 个中国人有一个是 Keeper。”

  而现在 Keep 想充分调动这 1.2 亿用户做更多的事。Keepland 是 Keep 最近几个新项目之一,它刚刚结束试运营,3 月 21 日正式开业。和健身房同时间推向市场的还有一款叫做 KeepKit 的智能运动产品,一台跑步机。

  在一场发布活动上,Keep 28 岁的创始人王宁说,Keep“已经不是 4 个字母”,他们的目标是“一个真真正正可以融入到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用户量过亿的移动应用并不多,Keep 有点特殊。长久以来伴随它的问题是,尽管拥簇者庞大,但一个聚拢人气的免费线上社区,似乎很难把活跃用户转变成直接的消费潜力。

  在这之前 Keep 已经尝试过电商,售卖自有品牌的运动产品。起色并不明显,在用户眼里 Keep 可能还是最初那个放在口袋里的健身教练。

  现在,同样的问题被带到了健身房和跑步机上。

  融入了 Keep 的线上课程,这家健身房有点特别

  和你在城市中见到的小型健身工作室类似,Keepland 面积不大,只有一间运动教室。配套设施包括更衣室,以及各种小型工具和器械。

  它的核心功能是教练指导的团体课程,所以在这里你见不到并排放的跑步机、椭圆仪、史密斯仪等等大型器械。人员配备上整个健身房里只有前台,以及按时来上课的教练。

  想要在这里锻炼,需要先到 Keep 的应用里预约课程。在“发现——同城”的入口里可以查到 Keepland 一周内的课程安排。尚有空位就可以点“马上预约”,完成付款后得到入场二维码。我们试着购买了一节腰腹塑形课,单次付费,一节课 79 元。

  Keep 试图融入更多“科技感”,上课前前台会给每个人戴上一只运动手环。在运动的过程中,大屏幕会显示每个人的心率和卡路里消耗排名。

  教练带着大家做完热身就开始上课了。Keepland 和你熟悉的健身房团体课体验可能截然不同,因为课程除了莱美体系的操课,还有来自 Keep 上已有的东西。

  具体来说,教室被划分为 12 个区域,每一块地方都有数字标识对应一组动作,也有垫子和弹力球等小工具。学员们依此在 1-12 号区域站定,每一块区域前都有电视屏幕,播放动作指导视频和倒计时——就和你在 Keep 应用里见到的一模一样。

  当你做完 1 号动作,就顺位移动到 2 号,以此类推,都是跟着电视上的指导完成。整个教室就这样像链条一样运转起来,一共 3 组循环,整节课结束。

  教练会在你做动作的时候给予指导,更多的时候,他的作用是给大家加油打气。

  这就好像是 Keep 把自己线上的体验搬到实体空间,你不是独自一人在自家客厅的瑜伽垫上锻炼,而是和 20 多个其他用户加教练一起完成动作。这当中的差别,除了 Keepland 的课程线上没有,更多的是健身房里大家一起挥汗如雨的运动氛围。

  Keep 希望它会变成便利店一样的城市设施

  王宁说,他们做 Keepland 的理由来自小白用户的成长。“三年前开健身房是不会有那么多用户去的。那时候大家的意识刚刚起来,希望用更低的成本、更简单的方式来体验运动。”王宁告诉《好奇心日报》,初级健身爱好者有了更高需求,开始愿意从线上走到线下体验。

  Keepland 目前只有一家店,每天安排 4 节课,每节课最多容纳 24 人。从我们粗略的观察来看,试营业期间一般要提前 1-2 天才能预约到尚有位置的课程。

  线上线下结合的地方,除了购买过程,王宁还想搜集更为准确的运动数据,每个到线下运动的用户,数据都会被记录下来,在 Keep 的应用里可以查到可视化的数据总结,“就像国航常旅客一样。”

  王宁的最终设想是,Keepland 会变成城市的基础设施,“开在你们身边,它就像邮局、它就像便利店、它就像银行一样每天服务着你。”

  类似的商业故事我们见过,过去两年传统健身房被一再抨击,互联网公司开始用新的方式售卖服务。

  乐刻说自己是教练平台,全国有 150 家门店,教练可以申请注册,然后在所有门店上课;光猪圈开设遍布全国的自营或加盟小型健身房,售卖 99 元的月卡;超级猩猩则是主打 24 小时自助健身舱,以及按次付费的团体课。

  共同的特点是,他们开设空间更小、功能更少、密度更大的小型健身房,不断开店让自己的健身房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而小团体课在这一波创业风潮里暂时被证明行得通。超级猩猩已经不再开设新的自助健身舱,团操课门店说要在 2018 年拓展到 100 家。他们也在去年末拿到一笔过亿元的融资。

  王宁不觉得 Keep 是在跟风,也不打算很快的扩张门店。“我们是延续用户的需求之后才去做的 Keepland,不是说觉得健身房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形态我们去做。”

  影响一家健身房收益的因素太多了,不单单是把消费者从线上社区拉到线下。王宁说,他们会在 Keepland 的选址上花费很多精力,“选址上确实比较复杂一点,周期也会久一点。”

  目前 Keepland 每天安排 4 节课,单人单价 59 或 79 元。按照 70 元满课的情况算,一间 Keepland 的单日营收是 6720 元。这笔钱要覆盖房租、水电、人员开支……

  还有更多的成本花在装修设计上,Keep 说他们找了为苹果打造 Apple Store 的团队为他们设计接下来的新店。

  Keep 的包袱越来越重了

  健身房只是 Keep 诸多新尝试的一部分,王宁觉得 Keep 已经脱离最早期单纯的工具形态,现在需要把产品做“重”,“我们多投入一些精力多做一些事情,用户就会少付出,让他决策的周期门槛成本降低。”

  所以最近一年多时间 Keep 围绕健身增加了很多其他业务,比如电商和自己的运动潮流品牌。按照王宁的说法这些都只是浅尝辄止的尝试,“肯定不是我们最终真正商业化的重心。”

  他把希望寄予现在的 Keepland 和跑步机,以及 Keep 还会推出付费内容,“比如 3 节课学游泳,5 节课学高尔夫,10 节课学滑雪等等。”

  这些都是要花更多钱的东西,而目前 Keep 能够产生现金流的业务主要来自广告和商城。

  Keep 从 2014 年至今一共公布过 5 轮融资,总额超过 5000 万美元。最近一次是 2016 年 8 月,腾讯领投了一笔总额不详的投资。

  王宁说,商业化还是“更靠后的事情”,“从我角度讲(Keep)还是一个创业型的公司,还非常小。”

{{num}} 全部展开
关注专栏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文章关键词: Keepland健身应用Keep
本文转载来自:好奇心日报,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最新报道
普通登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