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为全美员工设定最低工资标准 会是双赢吗?

分享到:

2018年10月05日10:47来自:好奇心日报 蔡一能
核心提示:被亚马逊收购的食品零售商全食(Whole Foods)员工也将享受最低工资保障,收入已经达标的雇员同样会迎来工资上涨。

  每小时 15 美元——这将是亚马逊美国员工的最低工资标准。

  周二(10 月 2 日),科技与零售业巨头亚马逊(Amazon)宣布将从 11 月 1 日起上调全美雇员的最低时薪。去年,亚马逊员工年收入的中位数为 28446 美元(约合 19.5 万人民币),换算成每小时的工资为 13.68 美元。这意味着有一半员工的收入低于这个数字。

  最低工资上涨将惠及 25 万名全职或兼职的亚马逊员工,以及即将在购物季加入的 10 万名临时雇员。被亚马逊收购的食品零售商全食(Whole Foods)员工也将享受最低工资保障。收入已经达标的雇员同样会迎来工资上涨。

  过去一段时间,亚马逊遭遇了来自美国国会的政治压力。独立参议员、2016 年总统参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向亚马逊及其他零售业公司的劳资状况发起了猛烈抨击。他指责亚马逊付给一些员工的工资不足以维持生计,致使这些员工不得不在食品、医疗方面依赖政府补贴。桑德斯还在国会提出“阻止贝佐斯法案”(Stop Bad Employers by Zeroing Out Subsidies,“Stop BEZOS”),要求由公司——而不是纳税人——支付政府补贴。

  亚马逊拥有仅次于苹果的世界最高市值——上个月冲高到 1 万亿美元,也拥有全世界最有钱的老板——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估计,贝佐斯(Jeff Bezos)的个人财富高达 1500 亿美元。

  宣布最低工资计划后,贝佐斯向桑德斯表示感谢。他在推特里写道:“谢谢你,桑德斯参议员。我们对最低工资上涨感到兴奋,也期待更多公司加入我们的行列。”

  每小时 13.68 美元的收入中位数看起来并不少,但数据显示,它在一些地方确实让员工的生活捉襟见肘。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最低生活工资计算器,一名加利福尼亚州的全职工人每小时需要挣 14.01 美元,以满足基本生活需要。如果一个四口之家只有丈夫或妻子在工作,他(她)的收入负担将是每小时 30.04 美元。

  对不断扩张的亚马逊来说,收入差距似乎是一个必然的后果。亚马逊已经成为仅次于沃尔玛的全美第二大私营雇主,它对零售、物流、视频等行业的冲击不仅依赖于技术和管理人员,也依赖于庞大的仓储、司机和食品服务团队。

  南加州 Inland Empire 地区的经济学家 John Husing 告诉《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亚马逊周二的行动是一件大事。“这个地区差不多一半的劳动力都没有受过好的教育,最多只拿到了高中学位。多挣两美元对他们的生活水平会产生显著影响。”

  仅仅在这个地区,就有大约 2 万人服务于亚马逊的仓储网络。但劳工组织认为,这只是在正确方向上迈出的一小步。

  事实上,过去几个月,亚马逊的态度转了个弯。公司早先表示,关于大量员工靠粮食券维持生活的数据具有误导性,因为这些统计没有排除短期工、出于灵活性和个人原因考虑而选择兼职合同的雇员。

  上个月,亚马逊全美各地又召开了全员会议。作为对劳资状况批评的回应,公司宣布在各地实施 25 到 55 美分的最低时薪上调。工人反应冷淡。加州贝纳迪诺的一名兼职工回忆,会上的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缓慢地鼓起掌。

  他还表示,这是他在亚马逊工作 4 年来的第一次工资上调。

  一系列表态和亚马逊周二的大张旗鼓形成了鲜明对比,可能是因为亚马逊意识到,在当前时间点上,涨薪可以带来双赢结果:它将帮助亚马逊应对紧俏的劳动力市场,并在仓储物流业的扩张中占据先机。

  2013 年,奥巴马在田纳西州的一个亚马逊物流中心发表关于经济的演讲,表示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提高薪水。他在任内未能撬动全国最低工资标准。(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Amanda Lucidon)

  美国经济数据正处于多年来最好的时期。失业率降至 3.9% 的历史低点,企业在扩张,即将到来的购物季还将在短期内刺激一轮用工需求。最低工资标准将向社会发出一个强烈信号:亚马逊是一家在乎员工福利的公司。这会提升亚马逊对潜在雇员的吸引力——和亚马逊本身的竞争力。

  “劳动力市场紧俏,很多苦活儿的流动性又很高。你只要考虑到亚马逊需要争取工人,就会明白它为什么要涨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劳动力经济学家 Sylvia Allegretto 告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金融时报》(Finantial Times)则指出,在交通枢纽地区的物流业重镇,仓储工作变得非常吃香。一些同行比亚马逊更早作出响应,但给出的条件低于亚马逊。同样依赖仓储物流的零售公司 Target、Costco 分别设定了 12 和 14 美元的最低时薪,Target 计划到 2020 年上调至 15 美元。

  分析师 Anthony Chukumba 将亚马逊的行动称为一场“公关胜利”甚至“政变”(coup)。它成功化解了来自桑德斯和特朗普左右双方的批评,同时将压力抛给了竞争对手。

  它还在积极游说政府提高全美范围内的最低工资标准。受制于政治环境,每小时 7.25 美元的标准已经被冻结了 10 年。

  不过,加薪的同时,亚马逊也取消了向员工发放公司股权的福利计划,而代之以自愿的股权认购计划。“员工更喜欢可预测性和现金。”亚马逊在周二的声明中写道。

  亚马逊没有提及海外雇员的工资保障。它在全球拥有 57 万 5 千名雇员——显然不包括那些以其他形式的合同服务于亚马逊的工人。

  今年 6 月,《卫报》(The Guardian)曝光了亚马逊和富士康在湖南衡阳合作的“血汗工厂”。这家工厂负责为亚马逊制造智能音箱 Echo 和平板阅读器 Kindle 等产品,据称创造了 15000 个工作岗位。

  根据报道,衡阳工厂 40% 的工人来自劳务派遣,每周工作 60 小时,这两项数字都远远超过劳动法的规定。报道中的员工每小时赚 14.5 元人民币,相当于 1.69 美元。

  亚马逊随后回应称,公司已经发现了供应商的问题,并要求富士康整改。

本文转载来自:好奇心日报 蔡一能,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相关阅读
亚马逊预计2022年自有品牌销售额将达250亿美元
亚马逊将全食超市的外送服务扩展到48个城市
“亚马逊四星店”Amazon Go纽约新店今日开业
分析师称亚马逊股价有望在2020年达到3000美元
亚马逊牵手Snapchat在美国推出“扫一扫”购物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