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百货+大卖场”起家的新华都 如何在浮沉中突围

2019年07月13日08:17 来自:超市周刊
核心提示:新华都前景堪忧的论调此起彼伏:2018年刚实现扭亏为盈,2019年首季度营收净利均又出现下滑。

  以“百货+大卖场”起家的新华都曾是零售圈的传奇,2008年上市首日股价逆市狂涨160%,盘中最高价达到32.1元,营收一度达近74亿元。

  但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以及电商对线下实体零售的冲击,2013年新华都就开始走下坡路,2014至2018年的5年时间里新华都“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数。据其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营收为16.6亿元,同比减少10.54%,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2545.6万元,同比减少12.36%。2019年上半年,新华都净亏损预计在5000万元至9000万元之间。

  乘着商超“开一家火一家”利好时期之风的新华都,能快速地从一间不足9平米的杂货铺发展为一家上市公司离不开好时代与先进管理机制的双轨推动。而今,对于新华都来说,是在浮沉中寻找“突围”路径,快速剥离亏损严重的业务,重塑企业往日的辉煌。

  01 开拓阶段

  1988年,出生于福建省安溪县祥华乡福洋村的陈发树终结了他的“木缘”,开启了他的创业成功之旅,新华都也应运而生。那时陈发树27岁,正是鲜衣怒马少年时。

  新华都实业集团董事长陈发树

  新华都的前身是“华都百货”,陈发树与华都百货的结缘具备一定的偶然因素。27岁的陈发树实打实算,光工龄也有16年了,16岁进安溪林场当搬运工,后借助改革开放这股东风,林场生意越来越好。经常跟着经理进出福州、厦门的陈发树渐渐萌生了自立门户、倒卖木材的打算,木材生意也就为后面陈发树盘下华都百货提供了资金。

  1988年6月,厦门湖里区一家日杂店老板因赌博输了钱,不得不卖店。听说这一消息后的陈发树便立即盘下了这家不足9平米的店铺,他当时的想法就是“有个门店自己卖货,更方便”,名字叫做“华都百货”,也就是后来的新华都商场。

  得益于宽松的营商环境与陈发树的勤快以及灵活的商业头脑,短短两年,华都百货销售额便愈400万,店面也扩张至200平米。第二年,在湖里区站稳脚跟后,陈发树就开始了他的展店布局,在厦门其他区域进行门店的快速“复制”。3年后,华都百货在厦门就拥有了四、五家门店,陈发树账面也累积起了1000多万的资金。

  1993年,在外资大卖场还未大范围入华时,陈发树不止步于厦门一隅,做出往省会福州扩张的决定。于是,他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在福州做调研,最终选中东街口,也就是当时福建商业“一哥”东街口百货公司的对面,他胸有成竹地说“会有好戏看”。

  果不其然,1995年8月,5000平方米的华都百货一开张,很多到东街口百货的消费者顺便就会到华都百货逛一圈。“卖酒顺带卖瓶起子”的陈发树借势起飞,第一天营收便轻松超过200万元。随后东街口店又在价格与服务上持续发力,结果开业头一年,仅电器产品这一块的销售收入就超过了1亿元。首战告捷,陈发树便趁机在福州火车站与五四路开设了3个华都购物广场。

  至此,新华都前半场“野路子”式的扩张圆满画下句点,成功地转入下半场由职业经理人缔造出来的新华都黄金时期。

  02 黄金时期

  “一大家子齐上阵”是新华都起步阶段最直接也最为有效的管理策略。但随着商场规模与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充,家族式的管理梯队与理念注定不利于集团构建一套适宜新兴市场发展的机制与专业的管理团队。

  1999年,外资大卖场巨头已相继进入大陆市场。福州虽还没见国外零售巨头的身影,但陈发树先一步引进国外新兴的“一站式大型仓储超市”,创建了1.2万平方米的新华都购物广场,成为福州之最。

  不久,两家国外零售巨头便强势入驻福州,陈发树便改变先前于人流量大的核心街区布点的策略,主张“以巧取胜,以量获利”。2002年,陈发树在城乡结合部发力,建立大型批发超市,将主要消费群体对准有大批量货物需求与购买力的中型零售商和集团采买部门。由于定位准确,陈发树的批发超市又火了,排着队的都是一些大集团的采购人员与杂货店老板等。

  之后,陈发树便先后在厦门、泉州等地开出15家大型超市。至2007年,新华都旗下已有32家超市,资产规模达到12.8亿,一年净利润超1.3亿元。盘子做大了,陈发树强烈地意识到了集团专业化管理的重要性。于是,他决定大胆启用职业经理人,周文贵、唐骏与上官常川便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

  周文贵是陈发树花大价钱从全球第一大零售商沃尔玛挖过来的,历任新华都董事、总经理。进入新华都后,周文贵将沃尔玛的一些管理理念与具体的管理机制运用于新华都的日常管理当中。周文贵曾表示,“陈老板授权很充分,不管我推行什么新政策他都支持”。新华都自此逐步往高标准、成体系的现代化集团迈进。

  2008年,陈发树更是以10亿高新聘请素有“打工皇帝”之称的微软中国荣誉总裁唐骏加盟。回国后就一直在上海工作与生活的唐骏不想去福建,陈发树便立即将上海分公司予以唐骏负责。4月15日,新华都集团宣布唐骏正式加盟新华都集团,接替集团创始人陈发树出任集团总裁兼CEO,全面负责新华都集团的日常管理、长期战略、集团运营、对外投资及资本运作等。

  在新华都的5年时间里,唐骏充分发挥了其资本整合与运作的能力,延展了新华都的业务范围,先后收购了港澳资讯51.7%的股份、千寻网络等4家IT公司以及入股上海奔腾电工有限公司,以19.9%的股份成其第二大股东。

  2015年6月4日,在新华都工作近30年的上官常川接替周文贵成为新华都购物广场的董事长。老师出身的上官常川看起来文质彬彬,但做起事情来却非常地有魄力,从其2002年顶着异地扩张的巨大挑战下仍旧使新开业的泉州新华都购物广场丰泽店实现盈利,打破新华都大卖场业态“客多不赚钱”的困境中就可见一斑。

  在上官常川正式上任以来的一年时间里,新华都大约关闭13家经营不善且扭亏无望的亏损门店以及简化了公司的组织架构、重塑企业狼性文化等。一系列举措下来,新华都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增长2.96%,净利润增长175.85%。

  俗话说“盛极必衰”,最好的时期过去了,新华都2013年即进入转型阵痛期,至今还未走出亏损泥沼。

  03 转型殇痛

  电商大潮下,新华都没能找准自身定位,即使布局线上与加入电子商务行业,也多是有入无出,凭白拖了资金。从新华都年度财报可知,2014至2018年新华都“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数,营业情况十分不乐观。

  为了向线上进发,2013年年底,新华都先是与阿里巴巴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又于2014年3月与腾讯微信平台开展合作。但直至2015年,新华都的线上业务依然毫无起色。

  于是,2015年新华都以7.6亿元收购久爱致和、久爱天津、泸州致和3家电商企业,摒弃合作模式开始尝试独自撑起电商业务这一面大旗。上述交易至今已过4年时间,这笔交易不仅没能为新华都主业带来大幅提升,主业依据保持亏损态势,还反而为新华都带去高达6.78亿元的商誉。虽然目前新华都还未对该商誉进行计提,但深交所已对商誉计提一事进行了问询。

  2017年,新华都再次与阿里进行深度合作。9月26日,新华都将自身10%的股份转让给成都阿里巴巴及其一致行动人杭州瀚云新领股权投资基金,还与关联方杭州阿里巴巴泽泰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投资设立了新盒网络科技公司。好景不长,与阿里合作虽一度让新华都股价直线上涨,但刚刚成立一年的新盒公司于2018年9月28日被新华都抛弃,40.5%的股份被转让给杭州阿里巴巴,新华都持股从50%降至9.5%。

  2019年6月27日,新华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持有的福建新华都海物会投资有限公司51%的股权转让给福州新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本次交易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预计产生损失577万元。1元白菜价正式宣告了新华都“超市+餐饮”全新业态的惨淡落幕,亏损严重是其急于脱手的主要原因。

  此外,新华都还积极探索小业态,试图推动大卖场的转型升级:主要是以品类为模块深耕商品,最终形成可独立运营的小业态组合,比如主打社区生鲜的邻聚生活超市、店中店模式运作的嘟嘟零食公园、日本母婴生活馆以及鞋类集合店、网咖中心、生活电器体验中心等一系列小业态。

  今年已迈入第三季度,不知道新华都能否在关闭多家亏损门店后,挽救营收与利润双下滑的颓势?

{{num}} 全部展开
文章关键词: 新华都唐骏海物会
本文转载来自:超市周刊,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普通登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