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联合创始人诺伊曼辞任CEO 将担任非执行董事长

2019年09月25日11:42 来自:腾讯科技 审校/金鹿
核心提示:WeWork宣布,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将辞任首席执行官,将担任非执行董事长。WeWork在此前声明中表示,仍计划今年完成上市。

  9月2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发布IPO招股说明书后经过六周的严酷审查后,办公空间共享巨头WeWork于当地时间周二宣布,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将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在WeWork计划上市之际,公司治理结构和估值引发了轩然大波,他将为此辞职。

  诺伊曼是公司的代言人,但他可疑的领导风格,再加上WeWork积累的巨额亏损,这位首席执行官承认,这对公司来说是个“重大分心”。诺伊曼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我们的公司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但最近几周,针对我的审查已经引发太多负面关注,为此我决定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在诺伊曼的带领下,WeWork的未来受到质疑,因为该公司始终在为首次公开募股(IPO)做准备。WeWork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共享办公空间。由于对该公司治理和估值持怀疑态度,WeWork在发布S-1上市申请文件后推迟了IPO。据知情人士透露,WeWork的IPO目前不太可能在今年进行,尽管仍有可能。WeWork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仍计划今年完成上市。

  一位消息人士证实,诺伊曼有投票权的股份将从10:1减少到3:1,这意味着他将不再拥有多数投票权。诺伊曼是该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拥有约1.15亿股股份,所有权结构赋予了他巨大的控制权。据报道,软银董事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WeWork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并主导了免除诺伊曼职务的行动。

  孙正义与诺伊曼之间的分歧不是突然出现的。消息人士此前透露,软银一直对诺伊曼拒绝接受其建议的倾向感到失望,从推动IPO到在WeWork S-1文件中使用的措辞,如“提升世界意识”,软银敦促诺伊曼撤回这些措辞,但却没有成功。有媒体本月早些时候报道,分析师一直对WeWork 470亿美元的私人市场估值持批评态度,该公司曾考虑将其削减一半。

  据称,WeWork高管已与银行家会面,讨论降低成本的措施,可能包括裁员多达三分之一的员工(约5000人),以及关闭其私立小学和计算机编程学校等附属业务。

  在公司的IPO招股说明书中,WeWork称诺伊曼“对我们的运营至关重要”。文件中称:“诺伊曼一直是设定我们的愿景、战略方向和执行优先事项的关键。如果他不再继续担任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WeWork表示,前亚马逊高管、副董事长塞巴斯蒂安·甘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和前AOL与时代华纳有线公司高管、首席运营官阿蒂·明森(Artie Minson)将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而诺伊曼将担任非执行董事长。与此同时,预计两位新任首席执行官将会长期担任这些职位。

  明森和甘宁安都是媒体和科技行业的资深人士,但从未在以前的雇主中担任过最高职位。他们现在的任务是纠正WeWork的前进方向,该公司在最近一个季度收入超过8亿美元,员工超过1.5万人。该公司在新闻稿中称,其年销售额超过40亿美元,但在6月份的季度亏损超过6亿美元。

  随着WeWork重新为华尔街改编故事,并确定公开市场投资者愿意支付的价格,下面是你需要了解的关于明森和甘宁安的细节:

  阿蒂·明森(Artie Minson)

  明森毕业于乔治敦大学和哥伦比亚商学院,毕业后曾在安永(Ernst&Young)担任审计师,然后在1998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跳槽到时代华纳(Time Warner),并帮助AOL和时代华纳有线电视上市。此前有报道将他描述为“来自皇后区的爱尔兰天主教徒”,将诺伊曼“造就成一个有用的直男”。

  2000年,明森加入了彩虹媒体控股公司(Rainbow Media Holdings),这是一家娱乐公司,后来成为AMC网络公司(AMC Networks),他最终在那里负责财务工作。四年后,他被AOL的宽带部门聘为负责财务的高级副总裁,并在2009年晋升为首席财务官,负责从时代华纳剥离出来的业务。2013年,明森被任命为时代华纳有线电视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并帮助将该业务出售给了Charter Communications。

  现年48岁的明森于2015年6月加入WeWork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负责“扩大WeWork的运营规模,扩大公司的全球影响力”。他直接向诺伊曼汇报工作,其权限包括管理运营、社区、服务、销售、扩展、业务发展以及财务、法律、IT和人力资源等业务。在WeWork于2017年将珍·布伦特(Jen Berrent)晋升为首席运营官后,明森几乎完全将注意力转向了财务部门。

  在今年5月WeWork报告第一季度亏损2.64亿美元后,明森敦促投资者将亏损视为“投资”,这表明该公司在为不断扩大的客户或会员基础建设其合作物业方面有巨大的增长机会。当被问及他是否试图将WeWork的亏损与Uber和Lyft在补贴和折扣资本支出区分开来时,明森说:“的确有所不同。”他解释说,出租办公空间是“一种经过验证的商业模式”。会员人数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22万攀升至52.7万。

  塞巴斯蒂安·甘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

  在去年加入WeWork担任副董事长之前,57岁的甘宁安已经在亚马逊工作了十多年,最终负责该公司的市场业务。他是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最亲密的顾问之一,在那里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贝索斯高级副手精英团队(即S团队)的一部分,负责管理着3万多人。

  在加入亚马逊之前,甘宁安是苹果和甲骨文的高级管理人员,与传奇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密切合作。到了WeWork,他担任首席自动化官,这一头衔首次在公司更新后的S-1文件中被提到。他的工作包括将技术、机器学习和数据科学引入到租赁过程中,从发现和开发房地产到填充建筑物。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向甘宁安汇报工作的人数从最初的零增长到了1000多人。

  值得注意的是,亚马逊的第三方市场在甘宁安的监督下采用了很多自动化技术,尽管结果喜忧参半。市场始终是亚马逊在电子商务领域增长的巨大推动力,但这个平台充满了漏洞,导致假货和卖家操纵策略的爆炸性增长。甘宁安曾在斯坦福大学学习数学科学。

  WeWork不只需要新CEO

  当一位有争议的首席执行官卸任时,这通常只是一场丑陋清理行动的开始,对于WeWork来说也不例外。问题是,明森和甘宁安取代诺伊曼是否解决了WeWork面临的问题,恢复了投资者的信心,并解决了公司丑陋的治理?

  一段时间以来,诺伊曼明显既是促使WeWork增长的最大因素,也是导致其受到负面关注的原因。他的个人魅力和古怪的梦想让办公室租赁成为庞大帝国的开端,吸引了大量财力雄厚的信徒,他们向其公司投入了超过120亿美元资金。他还利用职务为自己牟利,出售价值数亿美元的WeWork股票,抵押股票以获得个人贷款,向WeWork租赁其拥有的物业赚钱,并安排家人在公司担任重要角色。

  在此过程中,诺伊曼建立了这家现金流失、肆无忌惮地花钱、价值被严重高估的公司,也许在目前的形式下这些方法已经变得不再可行。WeWork的投资者,特别是日本电信巨头软银(SoftBank)始终支持诺伊曼,只是在最近几天才转而反对他,因为很明显,WeWork在任何接近软银对该公司470亿美元的账面估值的情况下上市都有困难。像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这样的亿万富翁显然应该是支持其投资目标的,直到其可能导致他们损失数十亿美元。

  然而,诺伊曼辞去首席执行官职位是否能从根本上为IPO扫清道路,依然有待观察。到目前为止,诺伊曼通过一种特殊的股票类别控制了WeWork。虽然他的控制权将被稀释,但新的首席执行官若不得不与一个异常固执的股东抗争,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质疑。投资者还应该质疑WeWork是否拥有合适的董事会,以及WeWork内部是否拥有适当的管家。这家公司的每个人都应该为WeWork的处境而受到指责。

  还有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即WeWork对现金的需求,而且相当紧迫。该公司今年有望烧掉约30亿美元,这就是其为何需要IPO来吸引数十亿美元的股票销售和部分与IPO相关贷款的原因。据报道,该公司的银行家和许多高管最近谈到了削减多达三分之一WeWork员工、减缓公司办公室租赁扩张,并关闭附属业务。

  这是个奇妙的想法,但也表明了形势是多么严峻。然而,无论WeWork做什么,未来几年WeWork所欠的近500亿美元租赁承诺并非无关紧要的事情,无论WeWork是否立即停止其全球办事处扩张。而且WeWork还没有披露足够的财务信息,让投资者知道大楼WeWork是否占据了最长的时间,从租户付款中获得的收入超过WeWork在租赁、装修和其他成本方面的支出。

  简而言之,更换首席执行官并不一定会改变WeWork的状况。而且,这肯定会将IPO推迟更长时间,并引发新的问题,即WeWork是否可以利用其他融资来源或削减开支以保存现金。这家公司需要自上而下的整顿。但这不会很快发生,而且没有一流的管理团队和董事会也不会发生。WeWork的高管和董事们还没有证明他们能胜任这项任务。

{{num}} 全部展开
本文转载来自:腾讯科技 审校/金鹿,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普通登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