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服装品牌们“至暗”时刻:富贵鸟破产退市、拉夏贝尔断臂求生

中服网 丁豆豆   2020-01-07 10:15
核心提示:2019年,哪些品牌在艰难地行走?挣扎了几年的富贵鸟破产退市,探路者“卖卖卖”难迎曙光,拉夏贝尔断臂求生,贵人鸟债务缠身遭流拍...

  对于2019年的服装行业,讨论最多的是什么?“艰难”或许是形容最为贴切的词语。国际环境的复杂、消费变革持续、市场增长力不足、商业间的厮杀,都让服装这个行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退市、业绩持续下滑、出售子公司......每一步都在诉说着服装品牌们在2019年正经历着潮起潮落的瞬间。

  在过去的2019年,服装品牌们可以说有喜也有悲,年轻人主导的消费市场里,大家都有着不同的态度去面对。中服网盘点了一下在过去一年里,哪些品牌在艰难地行走。

  富贵鸟(需求面积:80-150平方米、已进驻47家购物中心、今年计划开50家):破产退市

  上市六年,停牌三年,挣扎了几年富贵鸟最终还是选择了以退市收场。

  2019年8月26日,停牌3年的富贵鸟正式宣布破产退市。富贵鸟2019年8月24日收到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及泉州中院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并终止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宣告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破产。

  2019年11月18日,上市复核委员会宣布维持上市委员会的决定,取消富贵鸟的上市地位,11月25日港交所上午9时起正式取消富贵鸟的上市地位。

  其实在2019年8月9日,上市委员会就做出了取消富贵鸟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富贵鸟在8月20日上交材料寻求复核上市委员会的裁决,最终失败。

  昔日的“中国真皮鞋王”正式走下了神坛。1995年成立的富贵鸟,业绩一路攀升,并于2013年在港交所上市,也在2014年创下了业绩的新高,净利润达4.5亿元。但很快就迎来了黑暗时刻,2015年开始业绩持续下滑至3.92亿元,2016年净利润实现1.63亿元,业绩的持续下滑导致富贵鸟从2017年上半年后再无披露过业绩,并在2016年8月开始停牌。

  在业绩遭遇下滑后,富贵鸟也尝试过自救,通过投资P2P来尝试金融道路。2015年4月份,富贵鸟以富银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富银金融”)为平台,投资了P2P平台共赢社和叮咚钱包。却不想,富贵鸟因投资数额巨大加之经营不善,导致了叮咚钱包资金链的断裂,自此富贵鸟便遭遇了严重的债务危机,一步一步陷入困境中无法自拔。

  在宣布破产后,10月9日,富贵鸟破产资产第一次拍卖,起拍价2.84亿,无人报名,10月17日资产被打八折,进行第二次拍卖,依旧无人问津,一直到10月29日,富贵鸟终于以2.34亿的价格被接盘。

  贵人鸟:债务缠身遭流拍

  同是福建晋江出来的贵人鸟日子也不好过,作为“中国A股体育第一股”的它正在为退市风险而挣扎着。

  2019年12月2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12月3日到期的“14贵人鸟”债券未能按期兑付,将自2019年12月3日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停牌。

  据数据显示,贵人鸟截至9月30日的总负债金额为33.4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42%有息债务金额为26.24亿元,其中短期债务金额为25.98亿元,而贵人鸟账面上货币资金只有1529万元。

  为偿还债务,贵人鸟尝试多途径筹集资金,资产出卖、积极与债权人寻求债务和解方案、推动生产经营活动等方法,可是并没很好地解决到高额债务的问题。

  2019年11月下旬,贵人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30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被移送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拍卖平台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可是却落下了无人出价而不得不流拍。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17日贵人鸟进行流拍,18日、19日两日股价持续上升,涨幅达9.91%。此外,贵人鸟还遭遇了账户冻结。2019年12月17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金额为90.94万元,冻结原因主要系其未能按期兑付“14贵人鸟”债券本息,部分债券持有人向司法机关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2019年12月25日,贵人鸟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实现28亿万,亏损6.8亿元;2019年1-9月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实现11.7亿元,净利润亏损1.6亿元。如果贵人鸟在2019年持续亏损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可以说每一个企业都经历了一段高光时刻,贵人鸟也不例外。贵人鸟从代工厂到成立品牌,发展规模不断扩大,业绩也持续提升。2014年1月,贵人鸟成功登陆上交所,股价一路飙升,最高时股价达到69.37元/股,市值突破400亿元。面对消费市场的升级,上市后的贵人鸟却迎来下滑趋势,开启了大规模关闭门店的模式,至2019年上半年门店数量从5560家关至2685家。

  2019年上半年业绩延续了2018年的颓势,营业收入实现8.10亿元,下滑47.27%,净利润实现-0.58亿。

  净利润的逐年下滑、资本布局失利、大额债务逾期、转型惨遭困境、股权流拍、账户冻结,2019年的贵人鸟可以说过得大起大落,并且转好的机遇难以遇到。

  探路者:“卖卖卖”难迎曙光

  2019年的探路者与其说是剥离不相干业务,更像是“清仓大甩卖”的企业。

  2019年6月6日,探路者发布公告称出售北京市海淀区整层共1659.99平方米的公司自有商用房产,预计将增加公司当期净利润约3800万元。

  2019年11月14日,探路者宣布,向北京春光似锦管理咨询服务中心(有限合伙)转让易游天下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易游天下”)29%股权,股权转让款为740.66万元。

  2019年12月3日,探路者退出旗下子公司青岛馨顺达商务有限公司股权。对此,探路者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该事项属于公司户外主业内部的业务优化调整,公司本年度退出了对青岛子公司的投资,本次交易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小,未达对外信息披露的标准。

  曾经主张多元化发展的探路者,开始通过“瘦身”的方法来剥离副业,主张回归户外运动主业。与其说是剥离,不如说探路者在面临险境之下,更像以盈利来保住自己上市公司的地位,毕竟主业业绩颓势持续没有好转,只能通过“卖卖卖”的手段来获取收益。

  其实从2019年8月开始,探路者先后发布18次暂停上市风险提示,指出2019年若再持续亏损将被暂停上市。探路者2016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2.94亿元、2.63亿元、1.66亿元、-8485万元、-1.81亿元,净利润一年比一年亏损严重。

  基于此,探路者做出了引入股东的选择。2019年12月31日,探路者公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盛发强和王静向北京通域高精尖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通域基金”),协议转让公司6892.1672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的事宜已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完成过户登记手续。

  探路者表示,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将为公司引入重要战略股东,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公司的股权结构和治理结构,增强公司的竞争力及提升公司价值。

  拉夏贝尔(需求面积:200-500平方米、已进驻414家购物中心、今年计划开200家):断臂求生

  “国民女装品牌”拉夏贝尔的2019年可以说是“至暗”的一年,门店关闭、市值缩水、业绩亏损,曾经“狂奔”的拉夏贝尔要跑不动了。

  为了聚焦主业,拉夏贝尔尽可能剥离与主营业务关联不大的投资。

  拉夏贝尔在2019年5月初宣布,拟出售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的股权,交易价款约2亿元,出售所得款项将主要用于公司经营业务发展。2019年7月20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宣布,全资子公司拉夏企管以2.75亿元转让所持天津星旷98.04%份额。

  2019年12月18日晚,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拉夏企管将所持有的形际实业60%股权拟以1元的交易对价转让给蓝湖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截至11月30日,形际实业净资产为-5057.43万元。

  一年三次出售子公司,通过出售子公司来回笼资金维持公司的经营,缓解企业经营压力,这只能短期内能解压,如果想要根本解决问题还需做出全面的战略规划。

  2019年6月11日晚,拉夏贝尔宣布,由于公司股票价格波动及前期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邢加兴先生将其持有的960万股公司有限售条件A股股份办理了补充质押。拉夏贝尔在大肆扩张后要通过质押股份来缓解流动资金短缺的压力。

  其实,对于剥离不相干的业务,也只是拉夏贝尔缓解资金压力的手段之一罢了。

  曾经拉夏贝人引以为傲的直营模式,门店数量最高时期达超9000家,现在却成为了企业的“后腿”。在业绩持续下滑,拉夏贝尔只能提出持续优化线下门店结构,坚决关闭亏损、低效门店的决策,仅是2019年前三季度就关闭了3756家至5513家。

  对于门店和业务的调整,拉夏贝尔并没有收到成效,相反业绩却进一步恶化。2019年前三季度,拉夏贝尔营业收入实现3756家;净利润实现-8.25亿元,同比下滑444.69%。

  2019年8月,邢加兴曾对媒体表示,预计半年到一年,拉夏贝尔又可回到良性发展的状态。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扭转颓势还是有点难。

  都市丽人:扩张后埋下隐患

  想要变年轻的都市丽人,貌似并没找到正确的道路。四年时间,市值蒸发了近15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35亿元。

  日前,都市丽人发布预警,预计2019年除税后亏损近10亿元。都市丽人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由盈转亏是由于经济环境变化和内部需求放缓。12月25日,都市丽人股价下跌2.88%至1.01港元/股。

  2019年6月21日,都市丽人宣布关晓彤作为新代言人,与合作了有七年的林志玲告别。可以看出,在年轻人主导的市场下,都市丽人迫切地想要变年轻,签新代言人也是将消费人群的年龄层下调。

  可是想要年轻化,真的是换个代言人就能解决的吗?大概是不太可能的。如今年轻消费者想要的内衣大多偏向于舒适、简约、个性、无钢圈等,可是都市丽人哪个都不具备,难以吸引年轻消费者的购买。

  在大街上,你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一两家都市丽人的门店,风格基本以性感、聚拢为主,在几年前或许还有很多人会逛他们的门店,但如今的年轻人却鲜少进去了,也很少看到都市丽人的门店了。

  都市丽人刚开始也是以多开门店的形式来拓展渠道,且着重在二三线城市,2015年线下实体店铺超8000家。可随着消费市场的变化,都市丽人这样的模式逐步被抛弃,2016年业绩遭遇了大幅度的下滑。

  数据显示,都市丽人2016年销售收入下降约8.9%至45.12亿元,净利润大降约55.2%至2.42亿元,经营所得现金净额由2015年的净流入4.03亿元转为流出693万元。2018年业绩稍有回升,盈利达3.7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都市丽人聘请了阿迪达斯大中华区商业高级副总裁萧家乐为新行政总裁,或有意加码运动内衣的意味。

  想要转型年轻化,都市丽人能否转型成功还有待市场检验。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文章关键词: 拉夏贝尔富贵鸟探路者
本文转载来自:中服网 丁豆豆,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