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迟峰、CFO欧俊明双双离职,蓝光管理层大换血

地产人言 艳姐team   2021-07-06 14:22
核心提示:伴随着蓝光发展CEO迟峰、CFO欧俊明两位左膀右臂的卸任,接棒的重担落在了26岁的杨武正和35岁的杨伟良肩上。

  来源:地产人言(dichanrenyan)艳姐team

  前些时日,关于蓝光发展总裁迟峰的离职的消息甚嚣尘上。

  就在刚刚,蓝光发布公告官宣了其离职。

  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离职的除了CEO迟峰,还有CFO欧俊明。

  虽然他们仍将留任董事职位,但卸下了CEO、CFO之职,彻底告别蓝光显然也只是时间问题。

  短短的半年内,蓝光卖了物业、深陷卖身风波、换董事长,如今连两员大将都双双挂印离去。

  而前阵子刚接过董事长重任的、年仅26岁的杨武正又被任命为CEO兼法人,同时,35岁的杨伟良接棒CFO。

  01

  CEO、CFO双双辞任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蓝光的这一把火这么快就烧到了管理层。

  迟峰是2019年12月受邀加盟蓝光出任CEO的,在此之前,迟峰在华润度过了20年职业生涯,是华润置地当之无愧的老人。

  迟峰在华润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从人事行政和财务负责人,到项目总、城市总、区域总的转变。

  回顾迟峰的履历,几乎是伴随华润共同成长的历程,从2013年起任华润置地高级副总裁(一级利润中心总经理级),先后兼任江苏大区总经理、华东大区总经理、物业总公司董事长。曾带领团队为华润在江苏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9年12月迟峰告别华润,受邀加盟蓝光。

  而今,不到两年的时光,迟峰在蓝光尚未知晓的前景下选择了辞去总裁之位。

  与迟峰一同辞去管理职位的还有CFO欧俊明。

  加入蓝光前,欧俊明曾历任越秀地产股份执行董事、财务总监,越秀证券控股董事,加入蓝光后,除了蓝光发展董事兼首席财务官(财务负责人),也曾兼任过蓝光和骏的首席财务官。

  前不久,作为蓝光发展的全资子公司,蓝光和骏合计17.87亿元的股权金额被司法冻结。

  而今曾兼任过蓝光和骏CFO的欧俊明也作别了蓝光发展CFO之职。

  02

  26岁与35岁接班者

  伴随着蓝光发展两位左膀右臂的卸任,接棒的重担落在了26岁的杨武正和35岁的杨伟良肩上。

  杨武正为蓝光发展实控人杨铿之子,在一个月前,杨铿辞任董事会主席之位,由杨武正接棒。

  杨武正为硕士学历,持有美国德雷塞尔大学金融本科学历和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学历。

  曾任蓝光投资董事,蓝光发展董事长助理兼投资发展中心副总经理、股权投资部总经理。

  2020年5月15日起,杨武正获任蓝光发展董事。2020年12月,杨武正接棒余驰成为蓝光发展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本该是一场徐徐图之的二代接班,最终在今年变了调。

  继6月接棒董事会主席后,杨武正又接过了总裁之位。

  相较于已经频繁出现在大家视野中的杨武正,接棒CFO的杨伟良此前并不为大众所知。

  据公告显示,杨伟良,本科学历,中国注册会计师。

  杨伟良2014年加入蓝光,曾历任蓝光和骏云南区域财务总监、助理总裁,蓝光发展财务管理中心总经理、财税预算管理部总经理。

  在加入蓝光前,杨伟良历任云南信立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员,俊发地产财务主管、片区公司财务负责人,中航里城重庆公司财务负责人。

  在一个月前,杨武正的董事长接班公告中,陈磊被任命为副董事长。

  至此,蓝光发展管理层已经完成了今年的一轮大换血。

  03

  深度复盘

  蓝光为何走到这一步

  就在前几天(7月2日),蓝光发展发布了一则股票质押违约遭遇冻结的公告。

  百瑞信托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对蓝光集团持有的蓝光发展2.3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申请司法冻结,法院获准执行。这份股份,占蓝光集团所持股份比例约13.53%,占公司总股本7.75%。

  据了解,蓝光集团是蓝光发展控股股东,蓝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杨铿合计持有蓝光发展股份17.3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31%。

  而这已经不是蓝光发展的股份第一次被司法冻结。自从被曝出债务危机后,许多跟蓝光有密切业务的相关方都采取了冻结股权的方式来做好财产保护。

  6月11日,蓝光发展曾公告过,因股票质押违约,蓝光集团持有的1.5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中航信托申请司法冻结。

  回顾蓝光的发展史,也曾有数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在2012年刚刚突破百亿销售大关后,蓝光管理层就对外宣布,2013年将耗资150亿元继续驰骋土地市场,并要以60%的年复合增长率来达到未来“9年1000亿”的销售规模,实现全国化布局。

  这一度令蓝光集团成为众多房企中的励志典型,从2015年到2019年,蓝光从一个销售额不到200亿的区域性中型房企,一举跨入千亿级别的豪门。

  但扩张速度太快,冒着风险大规模拿地,或许也是造成了其资金链的紧张的一大因素。

  蓝光的战略在早年发生一定偏航。在2018年,蓝光把大笔资金投入三四线城市,这就为他们埋下了危机的种子。

  2020年上半年,蓝光依旧没有停下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脚步。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蓝光的投资模型十分重视地货比,导致其在沿用投资模型的情况下,只能投资地货比在1:5左右的三四线城市,而很难进入1:2左右的一二线城市。

  此时蓝光无法将三四线城市的地块及时出售、回笼资金,自然也就陷入困境了。

  另一边,在去年八月“三道红线”政策刚出台时,蓝光三道线全踩,直到年底,情况才出现转机,蓝光财报中两道红线转绿。

  但也有人认为,净负债率的下降主要靠少数股东权益增长、净利润累积和永续债增长。而这种少数股东权益增大又有可能存在明股实债的风险。

  明股实债实际便是通过信托公司、私募基金公司和投资管理公司等很多房企的所谓股权合作开发进行债务融资,这样可以隐匿债务。

  在今年4月份的投资人电话会议上,蓝光发展少东家杨武正反复强调:没有考虑过出让控股权、不甩卖公司。有适当的机会时,会引入财务投资者。

  至于谁将会成为蓝光地产的“白衣骑士”,融创、万科等巨头都成为过风传的对象。

  但对于“蓝光的曙光”在何方这个问题,一切还需要时间给我们答案。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本文转载来自:地产人言 艳姐team,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