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装第一股:安奈儿持续亏损 实体商业真的难

斑马消费   2022-04-14 14:07
核心提示:收入下降、亏损收窄,直播带货仍然未能扭转安奈儿的业绩颓势。

4月13日,“童装第一股”安奈儿(002875.SZ)披露2021年业绩,公司营业收入11.86亿元,同比下降5.67%,归母净利润-302.95万元,亏损额较上年的4681.59万元大幅收窄。

去年,服装行业整体承压,行业性降价去库存大幕开启。公司并没有加入内卷,反而提出“改善产品线、提高毛利率、严格控制费用”的策略来保业绩。

2021年,公司毛利率提升2.02个百分点至57.18%,销售量下降了7.40%。尽管公司极力压缩费用,仍然未能实现扭亏目标。

实际上,安奈儿这几年的业绩表现一直不理想,疫情的影响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2019年,公司持续多年的稳步增长告一段落,规模增速降至个位数,业绩直接腰斩;2020年陷入亏损,直到去年都未能走出泥潭。

1996年,曹璋、王建青夫妇在深圳创立“安尼尔童装店”,后以此为基础创立童装品牌“Annil安奈儿”,逐渐成为仅次于巴拉巴拉(森马服饰002563.SZ)的中国童装品牌。

靠着经营公司积累的财富,公司实际控制人曹璋、王建青夫妇已取得冈比亚永久居留权、中国香港居民身份证,第二大股东徐文利拥有冈比亚永久居留权、中国澳门永久性居民身份证。

2017年6月,安奈儿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不过,没赶上好时候。在上一轮鞋服行业调整中,最后一个堡垒——童装,很快也沦陷了,连行业老大都陷入衰退,公司业绩亦持续承压。

宏观层面,经济逆周期叠加疫情冲击,导致短期消费疲软;长期来看,婴儿潮爽约,对公司的影响将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行业层面,越来越多的服装品牌布局童装业务 ,市场上除了巴拉巴拉、安奈儿、金发拉比、等童装品牌,Adidas-kids、Nike Kids、AntaKids等也占据了相当一部分市场。

弥漫多年的恶性竞争,让服装行业的高库存危机如影随形。截至2021年6月底,A股88家纺织服装业上市公司存货总规模竟然高达970亿元。要知道,整个上半年,它们的总营收合计也只有1137亿元。

安奈儿也不例外。截至2021年底,公司存货余额3.5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5424.04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22.04%。如果不是因为去年年底定增募资3个多亿,这一比例将会更高。同期,公司存货周转天数达到231.15天。

去年,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7692.22万元,成为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挑战不止于此。除了存货去化危机,安奈儿线下门店的租金以及超过3000名员工的薪资,整体一直呈现上升趋势,不断侵蚀公司的利润。

应了应对内忧外患,公司并未躺平,一边定增补充流动资金,一边通过人事大变阵补齐核心团队流失和董监高团队老化的短板,为业务调整作准备。

披露年报当日,安奈儿也发布公告对掌舵人的角色作出调整。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曹璋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该职务由张翮接任。

张翮曾在服装巨头赫基集团任职12年,先后担任品牌市场总监、市场总监、创意中心总经理;2018年加入重新启航的百丽时尚,出任市场副总裁,成为百丽成功转型升级的关键人物之一。

业务上,公司近年推出了大单品“美 生而无畏”公主礼裙系列,还与迪士尼联名推出新产品和新式门店。无奈,疫情反复,这些创意元素并没有取得特别好的效果。

于是,安奈儿把重点转移到新渠道的建设上。

高峰期的2019年,公司旗下门店数量达到1505家,2020年底为1280家,去年年末进一步减少至1225家,其中直营店893家、加盟店332家。

线下渠道式微,公司重点培养线上渠道,淘宝、天猫、唯品会均有涉及。近年内容电商兴起,公司也加入其中,开展直播带货业务。

虽然线上渠道投入巨大,但效果并不好。2021年,安奈儿线上渠道实现收入4.29亿元,同比下降2.15%。

去年,公司在天猫、淘宝的交易金额1.34亿元,向平台支付费用2547.26万元,费用率18.97%;唯品会平台交易金额1.75亿元,费用4134.61万元,费用率23.67%。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组平台的退货率分别为14.07%的23.18%。看来,唯品会持续盈利的原因终于找到了。

宏观环境、行业竞争、企业成本三座大山之外,实体企业开展渠道变革、数字化转型,居然还要受到互联网企业的盘剥。

{{num}} 全部展开
0

好文章,支持一下!

0

好文章,收藏起来!

本文转载来自:斑马消费,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参与评论
未登录
你可能感兴趣
添加到收藏夹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