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分站

华夏幸福股东会见闻录:王文学、吴向东缺席 股东诘问环京未来

分享到:

2019年05月22日09:58来自:观点地产网 龚丽欣
核心提示:华夏幸福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王文学、吴向东与孟惊未出席现场,平安加盟、吴向东与新业务、环京未来等问题成为现场股东们发问的重点。

  “我觉得特别惊讶,老板怎么不来参加大会?我每年大概要参加20场股东大会,第一次看到老板没来的场景。”

  5月21日下午,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该公司董事、副总裁赵鸿靖携部分管理层出席现场,但可惜,现场并未见到董事长王文学的身影,以至于现场股东在问答环节提出上述疑问。

  尽管王文学没有露面,新总裁吴向东与华夏老臣孟惊亦未出席现场,但这丝毫不影响到场的股东们抛出“十万个为什么”。

  实际上,对华夏幸福来说,2018年无疑是艰难的一年,“资金链断裂传闻”“裁员风波”“断臂求生”“引入平安”......以至于该公司在致股东信中大呼“水逆的2018年已经过去”!

  但对股东们来说,无论过往一年的情况如何,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更在意的是华夏幸福未来是否“平安”与“幸福”。

  新总裁吴向东与环京未来

  在股东会现场,“平安加盟”“吴向东与新业务”“环北京区域的未来”等问题都成为现场股东们发问的重点。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今年年初,吴向东正式入职华夏幸福的消息获得“官宣”,彼时的公告表示,吴向东将作为华夏控股推荐董事,任首席执行官暨总裁,将全面负责公司业务,与此同时,孟惊从总裁职位调任联席总裁。

  实际上,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吴向东从华润集团离职并加盟华夏幸福的消息就传出,彼时,更有消息表示,吴向东入职是由平安的马明哲极力邀请。

  因此,股东大会现场,华夏幸福的管理层特意澄清道,吴向东是由华夏幸福的第一大股东华夏控股提名的,并非传闻所言由二股东平安力荐。

  管理层表示,吴向东和他的团队弥补了华夏幸福在产品端、运营端的欠缺。

  过往,华夏幸福的业务一直都是围绕都市圈周边进行产业新城开发,但管理层表示,“我们也需要有进城的项目”,未来,华夏幸福的业务模式将围绕“3+3+X“进行,即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三个高能核心都市圈,郑州、武汉、成都三个高潜核心都市圈,以及其他潜力核心都市圈进行。

  “我们希望华夏幸福更加的综合,更加的立体,更加能对抗周期。”

  至于吴向东与孟惊的业务分工,公司管理层则表示,“吴总现在是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在董事会的授权之下,负责华夏幸福所有业务的经营”,但华夏幸福董事会秘书林成红也提到,近期由于工作的原因,吴向东主要的精力集中在新业务方面,而孟惊则负责产业新城及其相关业务。

  “新业务目前还处于一个开疆拓土的阶段,产业新城+房地产这块还是比较成熟的。”

  产业新城业务一直以来都是华夏幸福的重头戏,华夏幸福的管理层也坦诚,从2017年环京地带启动楼市调控政策开始,华夏幸福变了,其现金流变得越发紧张,资金问题频频传出。作为环京地带的“大地主”,华夏幸福在京津冀地区的未来发展状况,引发股东们的担忧。

  “确实大家都知道,2017年和2018年公司在环北京地区是遇到了困难。”面对环北京的确的政策冰封,华夏幸福在不断从外围寻找解决的路径。

  华夏幸福方面表示,在2018年内,该公司新增了28个产业新城项目,并且18个都是在环京以外,从业绩占比来看,公司在外部的产业新城和住宅开发占比不断提升。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华夏幸福在环北京以外区域的销售额为756.19亿元,同比增长109.08%,占该公司整体销售额比例的46.46%,2017年这一比例仅为23.76%,2019年一季度,该公司在环北京以外区域的销售额占比已经打造整体销售额的一半。

  “另外一方面,环京的部分调控,虽然目前尚未得到非常严格意义上的松动,但现在来看已经有了一定的变化。”

  二股东平安与华夏的压力

  “2018年一季度以及之前,咱们是不差钱的,真正差钱是2018年出现舆情,延续到今年一季度。”在股东会现场,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吴中兵直言华夏幸福的资金问题。

  实际上,从2018年年初,坊间不断传来华夏幸福资金链断裂的消息,随后,华夏幸福出售河北多个项目予北京万科,引入二股东中国平安,似乎坐实了其资金缺口的问题。

  资料显示,2017年末,华夏幸福的应收帐款为189.10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这一数字变为352.15亿元。与此同时,2017年与2018年,华夏幸福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62.28亿元与-74.28亿元。

  负债方面,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华夏幸福录得总负债3549.96亿元,总资产4097.1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6.65%,同比去年增加5.56个百分点。而2019年一季度,其资产负债率为87.20%,其中,短期负债162.56亿元,与2018年末的41.82元相比,增长288.71%。

  应收帐款高居不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短期负债一路攀升,提及华夏幸福的资金问题,现场的气氛承压。

  对此,华夏幸福方面表示,自去年三季度平安入股以后,一方面,平安替华夏幸福进行信用背书,另一方面,平安直接的债务支持,使得华夏幸福长短债务的比例不断优化,

  吴中兵也提到,“平安的加入,包括国家对PPP的重新重视,我们在这一方面加大了投资,但这个不能马上呈现效果,要之后慢慢呈现”。

  股东们对平安的加盟依旧充满问号,有股东甚至直接问到,平安为什么不找其他房地产公司来展开新业务?

  “平安、华夏幸福与吴向东及其团队,这三者不是协同,而是互补”,华夏幸福表示,公司与平安的互补是低成本的长钱与长周期稳定资产收益的互补。林成红还提及,平安投资华夏幸福,首要投资的不是华夏幸福的新业务,平安投资的最大逻辑是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业务模式以及环核心都市圈布局的业务逻辑。

  “这也是我们的投资逻辑”,一位穿着蓝色马甲的股东打断来管理层的解释,股东大会的现场也因这句话开始活跃起来,甚至,坐在后排的股东小声的说到:“平安是我们的跟投”。

  或许,经历2018年的风波之后,华夏幸福开始“重整装,再出发”,林成红在现场也引用王文学的一句话描述华夏幸福称:“初春已至,但夏天还没到”。

  华夏幸福要加强自身“免疫力”,如何以一个强壮的体魄来迎接夏季依旧是股东们所期待的。

本文转载来自:观点地产网 龚丽欣,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文章关键词:华夏幸福 吴向东 华夏幸福发展
相关阅读
泰禾张晋元确认辞任副总经理 曾出任华夏幸福地产集团副总裁
华夏幸福清偿15亿元永续债 另拟发行10亿美元境外债
坚持做强产业新城  华夏幸福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40.52%
华夏幸福第一季度实现销售额305亿 产业园区收入63.6亿元
业绩报告 | 华夏幸福2018年主营业务在环北京以外地区取得突破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