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新零售各流派浮出水面……

2019年10月08日09:37 来自:赢商网 李琳
核心提示:急于解下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新零售玩家们,渐渐走向分化。“类盒马”模式在业内的声量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各大流派的浮出水面。

  自3月份侯毅发表“填坑之战”的演讲后,新零售风向标“盒马鲜生(需求面积:2500-5000平方米、已进驻66家购物中心、今年计划开100家)”,带领着一众“徒儿”踏上了自救之路。

  在历时半年的自我救赎后,急于解下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新零售玩家们,也渐渐走向分化。“类盒马”模式在业内的声量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各大流派的浮出水面。

  1

  新零售典型们纷现倒闭关店

  前两天,关于“超级物种北京门店首现关闭”的消息见诸报端,引发一阵唏嘘。

  该门店位于北京中骏世界城,是超级物种在北京的第7家门店。去年底开始营业,店内分上下两层,波龙工坊、鲑鱼工坊、盒牛工坊、生活果坊、沙拉工坊、麦子工坊、健康有机馆七个工坊悉数荟聚于此。

  据报道,开业之初一连三天的活动,吸引大批前来凑热闹居民。爆款商品低至5折、三文鱼刺身6折、五国生蚝7折等等极富诱惑力的活动陆续登场,甚至还有金枪鱼刺身、三文鱼刺身免费吃的品鉴会。羊毛被薅后,如今超级物种也不得不面对冷却的消费欲望,不到一年时间轰然闭店,令人惋惜。

  实际上两个月前,就有媒体传出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闭店的消息。该门店是超级物种在上海开出的首家门店,面积约700平方米,生活果坊、麦子工坊、咏悦汇、波龙工坊、鲑鱼工坊、盒牛工坊、沙拉工坊以及花坊等八大工坊一应俱全,还是家24小时营业门店。

  

  图片来源:赢商网

  对于闭店原因,业内大多归于选址问题。由于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不在主流通道上,但距地铁并不算近,导致日常真正进入这家门店的消费客流,并没有之前构想得多,倒闭也就在所难免。

  超级物种之外,新零售风向标盒马鲜生也经历了开业以来的首次关店。今年5月底,盒马鲜生昆山吾悦广场门店停止营业。在这家门店两公里范围内,便被新城香溢小区、南亚塑胶昆山厂、昆山交通事故理赔中心等工业园区占去半数以上面积,没有足够密度的人流支撑,最终草草收场。

  

  图片来源自网络

  “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一度被视为新零售的典型们,也难掩这般萧条景象,遑论那些“拷贝”盒马模式的中小玩家。来时如疾风,去时如闪电的头部玩家们到底何时才能盈利?

  2

  新零售经营逻辑重塑

  诚然,外界对今年以来纷纷闭店的消息各执一词,但背后的主导者给出的原因却如出一辙:主动调整。

  在新零售风起云涌之时,各方势力纷纷持重金参战。但这场没有蓝图的战役,在舍命狂奔、激进突围后留下诸多后遗症,现今也到了为当初的“意气用事”埋单的时刻。

  放慢脚步的盒马们,不再继续“烧钱”去维系一些经营不好的门店,进入调整优化阶段,这背后是底层经营逻辑得以重塑。

  “老将”盒马鲜生即将快跑去下沉市场。“填坑之战”后,盒马鲜生逐渐确立了“1+N”分层运营体系,即除盒马鲜生外,以盒马菜市、盒马mini、盒马F2、盒马小站等多业态布局,针对不同商圈,不同消费水平,开发不同版本门店。

  如今经过近半年多场景探索,盒马mini有望成为盒马鲜生排头兵,进行大规模扩张,在下沉市场寻找新增量。据盒马mini门店负责人夏昱透露,不只一二线城市的郊区,未来三四线城市的社区、五六线城市的县城,都是盒马mini的目的地。

  再看永辉旗下的超级物种,在定位上聚焦“优质生鲜食材体验店”,主打高品质生鲜食材的餐饮和零售,满足新中产消费群体需求;业态模式也基本定型,逐步确立了“3+2”门店模型,即以鲑鱼、波龙、盒牛三大核心工坊、生鲜零售、精选商品零售为基本模板,并根据不同城市引入本地化、年轻化品牌合作物种。

  据永辉云创介绍,这一模型目前已经得到市场验证,按照这一模型开出的超级物种厦门、泉州、扬州等地的新开门店,开店3个月之内就已实现前端门店盈利,目前超级物种厦门单城市门店已经实现持续稳定盈利。

  另一端,京东旗下的7FRESH则从生鲜超市转向餐食解决方案超市。除升级后的七鲜超市,7FRESH还将在今年第四季度陆续推出针对社区市场的“七鲜生活”,以及以写字楼为核心的“七范”。未来,还将在华东市场做一些创新,推出两个全新业态。此外,7FRESH也开始为B端商超赋能,全面开放技术、供应链和运营能力。

  细看盒马鲜生、超级物种和7FRESH重塑后的底层逻辑,精细化运营是现阶段重点。在不放弃多场景的消费需求下,各自又有特色,如果用关键词概括,分别可以是:“下沉”、“高端”和“赋能”。

  3

  调整之后并非坦途

  商业的魅力往往在于它的不确定性,但也因此暗礁潜伏。在经历过新一轮调整后的玩家们,前路漫漫依然修远兮。

  先看盒马鲜生。各业态都悉数落子,又有自提柜形式Pick’n Go渗透早餐市场,甚至还将联手岁百跨界购物中心。与此同时,据盒马官方称,盒马mini首店已开始盈利,财务模型基本跑通。与菜市和大店相比,盒马mini面积较小,选址灵活,开店成本也相对可控,基本控制在200万左右,不到大店的十分之一。

  不提这一系列举措如何各有侧重,只拿盒马mini 来说,未知挑战也不少。面对生鲜市场的区域化差异,以及下沉市场的“地头蛇”,盒马再如“强龙”,扎根也绝非朝夕之事。侯毅也曾坦言,盒马mini仍处于商品结构优化配置、最佳人力成本结构测试、迭代阶段。他也只是寄希望于今年年底把这两件事情搞明白,尔后才能进行全国扩张。

  挑战不只属于盒马鲜生,超级物种也面临诸多问题。在超级物种北京门店首次关闭后,据新零售分析师云阳子向北京商报表示,超级物种在整体商业设计上仍存在很多问题。对于小店来说,要做“超市+餐饮”模式,首先要考虑餐饮面积的比例,因为如果餐饮面积过高的话,坪效不高,租金又很贵,还要考虑翻台率等。

  此外,由于超级物种最初受到盒马鲜生一定的影响,在逐渐走向分化后,却不能像盒马鲜生一样快速迭代。比如盒马的业务架构采用阿里巴巴“大中台+小前台”的模式,很多组件可复用,后期可以最大限度减少“重复造轮子”的项目,更新迭代、创新拓展的过程会更灵活,而超级物种调整起来就会困难许多。

  再看升级后的7FRESH,依然未放弃5年内开1000家店的目标。但截至今年5月份,7FRESH只开出了16家门店。此前,王敬曾透露,未来7FRESH的开店方式不一定是自己开,也可以以合作形式推进。通过为B端赋能,目前7FRESH已和业内部分企业达成开店、供应链、技术等方面的合作意向。

  但做B端业务,中台能力的搭建需要不断沉淀和持续“生长”,模型才可能更完善,否则将无法支撑数据分析的快速响应和创新,这对7FRESH运营功力势必是一大考验。

  简言之,新零售就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战役,是一场且做且思、边做边改,没有路线图、没有时间表的长征,很难测前路的状况和最后的赢家。

{{num}} 全部展开
文章关键词: 盒马鲜生超级物种
赢商网原创新闻,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普通登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
×扫描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