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分站

黄太吉、西少爷...那些红极一时的互联网餐饮现在如何?

分享到:

2019年03月15日11:29来自:零售老板内参 孙园
核心提示:黄太吉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而被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西少爷两位联合创始人相继退出,雕爷牛腩店面亏损停业,伏牛堂越变越轻...

  核心导读:

  1.那些红极一时的互联网餐饮现在如何?

  2.黄太吉、雕爷牛腩都输在哪了?

  3.“网红”都会过气吗?

  曾经盛极一时的互联网餐饮品牌“黄太吉”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天眼查数据显示,3月7日,“黄太吉”主体公司畅香利泰(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因拖欠供货商83万元货款被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同时这也是黄太吉继2018年11月后第二次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而被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这对于一家曾经估值高达12亿人民币的明星公司而言,无异于被钉在了“失败者”的耻辱柱上。从人气爆棚到销声匿迹,背后不仅是黄太吉五年内三次战略转型的步步失利,同时也是曾经打着“匠心、极致、体验”等口号杀入餐饮界的初代互联网品牌全面“变形”的真实写照。

  - 1 -

  互联网颠覆餐饮业?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是一个营销为王的时代。

  2012年,黄太吉横空出世,打破了以往“路边摊花几块钱,用塑料袋包起来边走边吃”的固有印象,黄太吉的煎饼果子包装精美、文案抓人,虽然价格不便宜,但以“豪车送煎饼”、“美女老板娘”等营销事件在微博上迅速走红,引发了现象级传播的黄太吉成为CBD白领和互联网人必打卡的一处“景点”。

  建外SOHO那间20平米的小店很快排起了长龙,一手打造了这些的赫畅并未满足于此,更加提出了要打造“中国麦当劳”的计划,并拿到了创业工场的数百万元天使融资。

  无独有偶,作为互联网餐饮品牌,同样要做“中国麦当劳”的还有主打肉夹馍的“西少爷”。如果说黄太吉乘上了微博的东风,那么西少爷则是借到了微信的红利。

  2014年4月6日,正式开业的前两天,凭借一篇千万传播量级的微信爆文《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西少爷一炮而红,次月便获得数百万元的天使融资,位于五道口的首店开业一百天卖出了20万个肉夹馍。

  “伏牛堂”(后更名为“霸蛮”)位于环球金融中心的首店比西少爷早了4天开业,经过《天天向上》、央视《对话》等诸多媒体渠道的曝光,创始人张天一“北大硕士毕业卖米粉”的故事也引起了广泛关注,甚至引发了董明珠“北大毕业却去卖米粉是对教育资源的严重浪费”的批判。

  “如果说有人可以把煎饼果子、肉夹馍经营成中国的汉堡、热狗,那我想米粉这种有着巨大的地域代表性的食物最终被经营成中国的意大利面,也可以展望。”伏牛堂的官网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另一位互联网餐饮的代表“雕爷牛腩”却和上边三位不太一样,尽管也有着不小的情怀——花500万从“食神”手中买来绝密配方、整个餐厅号称“无一物无来历、无一处无典故”,但定位轻奢餐、半年封测以至于没预约的情况下“韩寒携妻不得入”、创始人雕爷公开回怼难吃质疑,称“不是给屌丝吃的”等等……总体来说要高冷得多。

  广告营销人、IT从业者、应届毕业生……在“互联网思维”的包装下,这些异业者以蛮横姿态杀入传统餐饮业,通过打造爆款单品,轻松拿下上亿估值,成为创业神话。但随着规模和名气的不断扩大,相伴而来关于噱头过重,不好吃、价格贵的声音逐渐取代了最初的新奇,这些“初代网红”们的扩张之路遭遇了不小的打击。

  - 2 -

  互联网餐饮,由盛转衰

  首先遇到问题的是最早起家的黄太吉。意识到煎饼在三餐中的场景限制,赫畅早在2014年就陆续推出了炖菜品牌牛炖先生、大黄疯小火锅、来得吉外卖、从来饺子馆等新品牌,向多品牌矩阵开始进化,打造“类百丽模式”。然而新品牌不但没能延续热度,黄太吉自身也面临着客流和口碑的双下滑。

  此时的黄太吉可以说是在蚁穴上筑长城,C端抢占三餐场景未见成效,黄太吉又借着外卖O2O的红利转型外卖平台,并拿到了1.8亿元的融资。自建中央厨房,自营外卖渠道和配送,通过抽成方式和入驻第三方合作,不过品牌方们很快就因为成本太高而纷纷撤走,外卖工厂也陷入关停状态。

  尽管后期,为了挽救业务,黄太吉开放了城市加盟,但依然难以和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相抗衡,2016年,饿了么战略投资黄太吉,被业内视为变相收购。

  另一个长期为人诟病打营销牌的雕爷牛腩也不太走运,2016年COO穆剑“出走”后的一次采访暴露了雕爷牛腩的运营问题:尝鲜型消费者占总客流量的60%,老顾客仅占总顾客数的10%-20%;菜单设置不合理,核心产品种类少、不推新,菜单更换随意任性,产品研发不经过调研,费用超支;创始人过于理想化,主观色彩浓重等等。

  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店面亏损停业。雕爷牛腩官网显示,北京地区共8家店,而大众点评可查营业中仅4家门店。除2013年获得6000万元融资外,雕爷牛腩再无投资进账,而2015年在大悦城新店的开业筹备过程中,还开放了众筹。

  而在产品方面没有太多争议的西少爷和伏牛堂情况相较而言要好不少,但也都多少进行了转型调整。

上一页 12下一页
本文转载来自:零售老板内参 孙园,不代表赢商网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赢商网,电话:020-37128209;邮箱:news@winshang.com
相关阅读
黄太吉创始人赫畅:“低谷”这两年 我在想什么?
三次转型失利难续“网红”餐饮人气 黄太吉开放加盟自救
转型中发力 黄太吉创始人赫畅探索互联网餐饮新思路
黄太吉煎饼关店不断 最初的互联网餐饮越走越远
黄太吉为何平台梦破裂?转型策略出现错误是主因
×扫描分享到微信